秦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20|回复: 4
收起左侧

我家有女初长成(文:夏祖义)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12-29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家有女初长成                                                                      夏祖艺


                 退休了,结束了几十年“朝九晚五”的生活模式,人生进入一种新常态。我不知道“新常态”这个新锐概念有没有词性色彩,至少在这里要受点委屈,贴不上时髦的标签了。尽管媒体这群毫无节操的家伙总在不断粉饰退休生活,我自己不也曾“老来”不知愁滋味,潇洒地吟唱“挥别一片风云气,作个南山袖手人”吗?其实未免天真!说到底,不过自嘲、自慰罢了。退休生活,就是老年生活,呆板、空虚和枯燥,就是它的常态。说来,我们总是要感谢上帝,老人家无处不在地注视着人世的苦难,或许是特别怜悯我们这一代,老了老了,还走不出与生俱来的厄运!就在我们已然退休或行将退休之际,终于,佛光普照,我们的第三代——孙儿孙女们,悄悄地、也是热热闹闹地向世人宣布:我们来了!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们,你们的生活不再寂寞!哈哈,我们的生活果然不再寂寞!你们的各色尿布,像胜利的旗帜,四处招摇;你们的肆意哭叫,凝聚成时代强音,上下激荡。奶瓶奶粉、摇撸摇床、小碗小勺小水杯……编织着生命的交响乐章。我们的膝下不再单薄!我们当然不寂寞!
       小孙女有了自己的名字。小外孙女刚出生,姑娘就跟我说,“爸,你给她取个名字吧。”我说,“好啊!”姓名乃天赋人权么,每个人都有的。这也是人类为区分个体、正常有序的交往,给每个人安定的一个特定名称符号。我不知道外国佬怎么样?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这个符号(名文化)是很受重视的。古人讲:“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艺;教子一艺,不如赐子好名。”可见名字对人的重要性。有人还说,人的姓名不仅传承了人的情、意、志,蕴含了人的精、气、神,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人的运势。也许没那么神秘,但名子寄予了父母对子女的期望,倒是千真万确的。苏洵有一篇著名的文章,《名二子》,述说他为两个儿子——苏轼、苏辙命名的心理,既对这两个天才的儿子寄予深深的期望,又充满复杂的矛盾,很有意思。其实呢,名字就是一个代号,就是让人叫的,首先是要顺口,要好听。汉语语言是一门很神奇的语种,音调上讲究阴阳上去,文人们做诗做文,总要在抑扬顿挫、音韵畅美上下功夫,像曾国藩堂堂一理学名臣、朝野藩镇,竟然也把音调作为他人生要务的“八本”之一:“作诗文要以音调为本”。所以我们取名字也必须要有这个基本要求;再呢,名字得有点意思,或者寄予某种希望,或者纪念某一事件、或某一特定地域,等等,如此而已。另外,取名字还有些忌讳,民间讲究“犯上”,就是不能冲撞了长辈的字号,而且尤其忌大,比如“国藩”、“泽东”之类,这种名号不是谁都能承载得了的。说到给小孙女取名,我就在想,我们这一代以及我们所代表的这段历史、甚或这个时代正在逐步淡化,逐步退隐,未来的社会一定更加美好!所以我深深希望我们的孩子未来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欢声、充满笑语,在人生的道路上,穷也好,达也罢,都要以一种平常乐观的心态,笑对生活。于是,我给孙女取名笑然,——雷笑然,得到了家庭成员的一致认可。于是,我们的小孙女雷笑然,——带着欢声、带着笑语,正式向这个世界报到,正式成为世界大家庭中的一员!
       小孙女有了自己的语言。小孙女在百般呵护中,如春天的禾苗,茁壮成长起来。也许是一种爱好,也许是弄过这个专业,我对小孙女的语言很感兴趣。专家说,语言
是人通过后天模仿和学习获得的。专家们说得固然不错。但据我观察,孩子们在后天获得的基础上,是否还存在一种先天的、或不为我们所理解、所知道的创造创新能力?我在小孙女咿咿呀呀的学语中确实感到了这一点。举几个例子。为了培养孩子自己吃饭的习惯和能力,我在饭桌旁用沙发垫专门垫高一把椅子,让她像个小大人一样,和我们并排坐在一起吃饭。时间一长,她不仅有了自己吃饭的兴趣,还特别看重这个位置,不让别人坐。一般是她自己爬上去,端端正正坐着,等她的饭菜。有天吃午饭,她事先闹了点情绪,不高兴,我把她带到卫生间洗完手,一边抱她上座位,一边哄她,“来来来,这是我们然然的宝座。”我刚说完,她很快来了一句,“专座“。”呵,什么?”我没听清楚,问她,她不吭声。妻子站在旁边,也拍着椅背问她,“然,这是什么?”她偏过头,奶声奶气地,“姥姥,专座。”我很有点吃惊,专座?从哪里学来的?我们没说过,她所看的动画片里也没有啊?又比如,有一天上午,她要看动画片,我不让,吵了她几句,她不吭不哈,看了我一眼,哧溜从沙发上下来,噔噔噔地跑到妻子面前,一脸苦相,“姥姥,姥爷欺负我。”说得我们哭笑不得。这以后,这句话几乎成了她的口头禅,动不动就是“爸爸欺负我,”或者“妈妈欺负我。”更令人不能理解的是大概两个多月以后吧,她把这句话又说出了新花样。“姥姥,姥爷欺负我,你批评他。”或者“姥爷,猫猫欺负我,你批评它。”前些时,她爸妈出差了,妻子带她睡觉。晚上,躺在床上,一边喝奶,一边听姥姥讲故事。家里的小猫也来凑热闹,噔地跳上她的床头,高高地蹲在那里喵喵叫唤。妻子喊我把猫抓出来,别吵了孩子瞌睡。我刚走进去,就听到小孙女可怜巴巴的声音,“姥姥,猫猫有麻烦了。”真的是又好笑,又好爱!这类语言不说我们没说过,就是在一般场合出现的频率也是有限的。她是从哪里学来的呢?后天无凭,难道真有所谓的先天之说?尽管科学家一再强调,我们目前所发现的物质只占宇宙总物质的百分之五,我还是无意于这种神秘的拷问,也无意于婴幼儿思维和语言的研究。我只是觉得好玩、可爱!尤其感到欣慰!我们的小孙女有了自己的语言。
      小孙女有了自己的原则。说原则,也许大了点,其实,就是孩子的一点好恶,和她凭着好恶做的一些选择。我有时在想,这或许就是人的本能吧,或者是小孩子朦朦胧胧的一种不自觉意识?但又似乎不好解释。所以我就用了这个可能还是不太准确的“原则”说。小孙女喜欢看动画片,但她不是什么都看,她有自己的选择。有的说不上片名,她就拿着遥控板翻。翻的过程,就是她选择的过程,凭本能吗?不,凭的是她刚刚萌生的那点稚嫩的好恶,如果稍稍拔高一下,不就类似于我们大人嘴里的原则了吗?可能是我有时候干预她的缘故,她就对我有了明显的抵触情绪,她看片的时候不允许我坐在旁边,她会一边用小手不住地推我,一边还不住地喊,“走开!走开!”她姥姥有时也干预她,但姥姥可以坐在旁边,她从不反感。而且我还发现,她时常说,姥爷、爸爸或者妈妈,甚至猫猫“欺负我”,但她从来没说过“姥姥欺负我”,而相反的是,在同样语境下,她对她姥姥说得永远只是“姥姥,你批评他(她、它)”。也许说不上是原则,但她小小的心里确实有了一个判断或者选择的标准,这不是本能所解释得通的。还有,从小到现在,她睡觉有个特点,必须抱着她妈妈的一件半新不旧的淡红花色的裙子睡觉。“妈妈的裙裙”是她睡觉时的最大需求和安慰,只有抱着这条裙子,她才睡得安稳,睡得香。开始我们还以为是跟姥姥睡觉,妈妈不在身边,想妈妈的缘故,其实不是。记得是个周末,她跟她爸爸妈妈回家了。晚上十点多钟,姑娘打来电话,说是孩子不睡觉,哭着闹着,要“妈妈的裙裙”。她不是睡在妈妈身边吗?可见裙子并不是她恋母的象征,而是她的一种喜好,一种睡觉时的选择。深更半夜,女婿不得不开车来拿。而且这种情况还出现过好几次。以后,不得不找一条和那件差不多花色的裙子,一边放一件,以备她不时之需。不巧的是有一次,她姥姥把裙子洗了,又逢雨天,裙子没干。她睡觉时不干了,哭着闹着就是要裙子,怎么哄都不行。这或许就是大人们说得原则吧。比如你上班请假了,按规定要扣出勤奖,你跟领导求情。领导说,不行,这是原则!小孙女也一样,只不过她藏在心里没说出来:——没有“妈妈的裙裙”就是不睡觉,这是原则!
        小孙女上幼儿园了,上的是两岁半的“小小班”。她很快会长大的。她很快就会有她的“大班”,有她的学校,有她的理想,有她的追求,有她的生活……也许有一天,我一觉醒来,她会大声跟我说:“姥爷,我长大了!”


定程度上影响着一个人的运势。也许没那么高深,但名字在很大程度上寄予了父母对孩子的期望,是千真万确的。苏洵有篇著名的文章,《名二子》,述说他为两个儿子——苏轼、苏辙命名的心理。既对两个天才的儿子寄予深深的希望,又充满复杂的矛盾,很有意思。其实,给孩子命名没有那么神秘。名字是让人叫的,起码的程度是顺口、好听。汉语是一门很神奇的语种,文人们做诗文讲究抑扬婉转,音韵畅美,这也是姓名的要求。再呢,名字要有点意思,或寄予某种期望,或某一事件、某一地名的纪念,等等,如此而已。另外,命名还有些忌讳,尤其忌大,比如“国藩”、“泽东”之类,不是一般人能承载得了的。说到给小孙女命名,我在想,我们这一代以及我们所代表的这个社会、这段历史正在逐渐淡化,逐渐退隐,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孩子未来的生活多些阳光、多些欢声、多些笑语;在人生的道路上,达也好,穷也罢,都要以积极乐观的心态笑对生活。于是,我给孩子命名:笑然,——雷笑然。得到大家一致通过。于是,雷笑然,带着欢声,带着笑语,——向世界正式报到!正式成为世界大家庭的一员!
     小孙女有了自己的语言。孩子在百般呵护中,像春天的禾苗,茁壮成长起来。可能与我所学专业有关,我对孩子的语言有着本能的兴趣。专家说,语言是人经过后天模仿和学习获得的一种能力。专家们的说法固然不错。但据我观察,孩子们在模仿的过程中是否还存在创新?我家小孙女就有这样的例子。有时她突然冒出的一句话,你都不知道她从哪里学来的。比如,为了培养孩子自己吃饭的习惯和能力,每次吃饭时,就把一个座椅垫高,让她和大人一起并排坐在饭桌旁。于是,她就有了一个专门的固定位置。时间一长,她就很看重这个位置,不让别人坐。一般是她主动爬上去,端端正正坐在桌旁,等她的饭菜。有一天吃中饭,她有点不高兴,我带她到卫生间洗完手,一边抱她出来,一边就哄着她,“来来来,这是我们然然的宝座。”我刚说完,没想到,她很快回了一句,“专座。”“啊,什么?”我没听清楚,问她,她不吭声。妻在旁边,拍了拍她坐的椅子背,“然,这是什么?”“姥姥,是专座。”这次说得很清楚。我很诧异,专座?这是从哪里学来的?
大人没说过,她所看的动画片里也没有。又有一次,我吵了她几句,她不吭不哈,看了我一眼,噔噔噔跑到妻旁边,“姥姥,姥爷欺负我。”这以后,只要一点不对劲,就是“爸爸欺负我、”或者“妈妈欺负我。”更有意思的是,后面还有一句,大概是她三个多月以后补充起来的。“姥姥,爸爸欺负我,你批评他。”或者“姥爷,猫猫欺负我,你批评它。”前几天,她爸妈出差了,妻带她睡觉。她一边听故事,一边喝奶。那只猫不知什么时候跳到她的床头,高高蹲在上面盯着她喝奶。妻担心猫跳下来踩着她,就喊我去把猫抓出来。我刚过去,就听她说,“姥姥,猫猫有麻烦了。”这类语言出现的频率可能在任何家庭都是很少的,可孩子就是说得出来。还有一些。有些她可能听说过。而更奇怪的是她还能把这些新奇的语言连缀起来。我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还没满三岁的小孩子,她的语言能力从何而来?这是否就是她的创新?我从来没想过去研究婴幼儿的思维和语言,只是觉得好玩、可爱,尤其感到欣慰!小孙女长大了,有了自己的语言。
    小孙女有了自己的个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84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2-29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茁壮成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29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舔犊情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82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2-29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儿孙绕膝,天伦之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43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2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讲真,做父亲的对女儿是不自然的溺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刊例|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秦楚论坛

GMT+8, 2018-6-24 20:3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