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楼主: 武当山人
收起左侧

漫游武当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0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当山人 发表于 2018-7-20 23:43
上到三岔河水库,越来越陡。

    刘居士者,豫省镇平人也。某年月日,与本省均州居士薛某、徐某、艾某游历太和山南盐池河,亲临杨塘湾、水竹园及房陵之水田坪,惊叹盐池之美,作《盐池行记》以记之,其文曰:


     武当东麓,盐池古道,山高林密,暑日生凉。道随河转,扶山而升。迤逦百里,渐近山巅。野风送爽,白云抚顶。近目苍翠,远山含黛。古村旧居隐逸其中,红尘俗世远遁山城。虽无醉翁,野芳发亦幽香,不见酿泉,佳木秀皆繁阴。迷蝶逐花,庄生恋此晓梦。青鸟掠过,音信为谁互通?残水蛤蟆,敢为洼里蛙鸣,野栗露刺,暴怒人间不平。涧水叮咚,冷冽可人,鱼生四肢,伪做儿啼。稻生冷泉,胭脂翡红。昔日帝食,御享天工。农居深山,皆是荷锄之士。民啜香稻,多为植杖之翁。
     日斜昏红,拾路回城。薛、曾驾车,熊、艾陪同。一山清凉,兄弟与共。宛如佳酿,回味无穷。是为记,戊戌年六月。

杨塘.jpg

杨塘湾银杏.jpg

杨塘2.jpg

水竹园.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3、武当花谷一日游  
    2014年9月21日,我们一行七人,从武当山出发,游了丹江口土关垭的武当花谷。就行程说,过四个镇,来回100公里。大致过程如下。     
    早上七点半,五人在寻道俱乐部集中,查完车况出发。队长自然是思锐,老李老陈早已相识,青松和六里坪的队伍到白马寺去了,来自二中的只有我和菩提。此外还有浪河的飞花,带着他的小师弟,他二人在半路上等着我们。     
    驴友出行,求的是新鲜刺激,不爱走重复路线。因此,我们先走老白路,回程再走316国道。  
        在武当境内,我们走老营宫、元和观、遇真宫、金花树、青微铺,最后是梅子沟。在丁营境内,我们走三清庙、丁家营、花园、饶祖铺。在饶祖铺岔道口,我们稍作停留,等候飞花和小孙。此地往左,是老白路故道;往右,则是316国道,俗称汉十路。很快飞花来电,他在汉十路丁营界碑处等着,这里有新修的道路与老白路交会。   
    飞花是本地人,所选道路自然是近路。从界碑到赵家岗,人称狐音沟,比原路省了两公里左右。赵家岗人烟稀少,居民都移民或后靠了。此时看到少量的养蜂人和一些施工账篷。从土垭到武当山,正在建设一条全新的一级公路。从赵家岗往东,跨过浪河,就到土门沟了。菩提说,土武路正好从他家门前经过,还占了他家的山林。土门沟是个好地方,养在深闺人未识。我有幸与菩提结缘,连续两个五一在他家吃樱桃。我深信,一级路开通后,土门沟可以成为樱桃沟。到那个时候,这里必将是另一番气象。      
    赵家岗与代湾之间,隔了一条浪河,由代湾大桥连接。这座桥年深日久,满目沧桑。细看桥栏,上有红太阳光茫四射的图案。开通汉十公路,距今不过二十年。这条老白路,包括这座大桥,活在很多人的记忆深处。然而今天,老白路几乎废弃,大桥已被冷落,不由得慨叹物是人非了。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浪河流到这里,已悄然融入丹江口库区。偶有翩飞的白鹭,打破静谧,引领我们遥望湖岸的远处。  
    代湾归浪河管辖。遥想当年,代湾有总后87厂,有97医院,还有中小学和技校。我有一个同学,当年曾参加省分配到这里任教。在计划经济时代,这里就是人人称羡的天堂。改革之后,87走了,其他机构也应声倒下,一眨眼的工夫,工厂变成废墟。据说有人在这里养鸡,好歹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过了代湾,很快来到鄢家垭。福银高速从这里经过。低速路紧靠高速路,一盛一衰,倒是相映成趣。
    按地名的来历,鄢家垭当在老白路的高处。过了垭子,一溜下坡,过黄土包来到汤湾。汤湾平坦,又不缺水,故而有连片的稻田。小学时造句,常用金黄、沉甸甸二词形容稻穗,至今犹不过时。稻子正待开镰,而玉米早已收获。九月以来,连下半个月秋雨,农民早已不耐烦了。今天是难得的好晴天,再不晾晒玉米,怕是要发霉了。正因为此,一路行来,总有农民占用公路晒粮食,空气里弥漫着忙碌和喜悦。  
    没有任何妨碍,因为这不过是一段废弃的公路。野老和村氓,看着我们,也像看西洋景。我听到小孩弱弱地问:“爷,他们是啥人?”  我们是啥人,我们是野人,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粒微尘。我们出力流汗在僻壤里穿行,很难说有明白而高尚的动机。但我们着实与众不同,如果有动机的话,也只能是活着,与别人不同。  
    十点钟,太阳冲出云层,炎光四射。山岚退去,树林越发青翠了。按夏历讲,今年闺九月,难怪这仲秋的物候,完全不像往年。桂花开了两遍了,菊花还忙着萌发新枝。定居的喜鹊嘎嘎叫着,而暂住的白鹭还在滩头犯傻。      
    当年勘定老白路体现了前人的智慧。从老河口到白河县,将近二百公里,沿路多是谷地,走起来平了许多。尤其从土垭到汤湾,从山间缝隙里穿过,工程上降了许多难度。在抗日战争的关口,第五战区修筑这条简易公路,与大后方建立联系,可谓与时间赛跑。既省力又省时,这条路都做到了。日本军打到老河口,趑趄不前,畏惧高山密林是其一,而畏惧我第五战区的非凡实力是其二。由此来看,老白路作为抗战路,功不可没。  
    汤湾往前是常家桥,地势渐高。一股溪流自常家桥流向汤湾,再往西流向四方山,最终汇入丹江口水库。在四方山,这条河有了名字,叫红庙河。  
    过常家桥不久,抬头可见福银高速的出口,土关垭到了。   
    过土关垭集镇,走左手的孟土路(老白路部分路段)。一路下坡,过杜家湾、金山,终于到了龙河。  
    龙河原有些神气。土垭以山地为主,平地是极少的,这里却有一块百亩的大坪。生意人独具慧眼,租借这块大坪,建了若干大棚和木屋,又造了花海和花山。所谓武当花谷,绵延二十公里,跨越两个乡镇,不是一个独立的景点。起自土关垭的龙河,终于三官殿的狮子岩。因为秋天来了,花谷过了盛花期,我们也不想再往前走。

    十一点半,有些饥饿,找个农家乐吃饭去。有个碧水农庄,主人家忙于收割,拒绝待客。问了几家,最终在星辰御米落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骑到丁营垭子,与飞花会合。

丁营东地标.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老白路,过赵岗到戴湾大桥。

代湾大桥.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桥下浪河水,白鹭正垂钓。

代湾3.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喜鹊叫喳喳。

代湾2.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花谷入口处合影。

武当花谷地标.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花谷的生意有些清淡,秋天的景色还是很美的。
wudanghuagu_4668830.jpg

lvbodangyang_466877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龙河村星辰御米吃午饭。

星辰农家.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5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这个农家乐挺大,约有两亩地。一色的红砖平房,直觉是公家的地盘。果然,主人说,这里曾经是龙河公路管理站。公家变卖时,其父以10万元买了下来。什么叫暴发,这就是暴发。当然这绝不是孤例,中国的暴发户多了去了。于是我想到葛朗台,教科书一惯骂他奸滑,可人家老葛做哪件事违法呢?须知在国家变革的时代,政策的空子很多,只有眼光独到的精明人能看到二十年后。我辈碌碌,活该受穷呀。     
    午饭过后,看老大的太阳,我们都不敢走。爱玩的打麻将,不打麻将打瞌睡。  到底是农村,盛产蠓虫,俗称摸子。摸子虫与蚊蝇不同,体形小,无法追踪;咬人痒,痒中有疼。在自己脸上打了几耳光,把裤管包得更严实,总之无用。幸好飞花邀我逛花海,我便欣然同行。     
    上面说了,花谷过了盛花期。我们也无须买票,就从侧门进去。寂寥无人,杂草从生。有几个男女工人,正在平整土地,或者开沟引水。在我看来,凡花,都离不开水的滋养。龙河造就了花谷,花谷成就了龙河。花谷招客,是在今年春天。搁在往年,谁知道有个花谷呢。换句话说,不是花谷,谁知道有个龙河呢。   
    大棚里有些攀援植物,蛇豆和丝瓜。这丝瓜不拿来吃,是拿来看的。所谓农业观光,专给不知稼穑的城里人提供的。诗云:“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针对结尾一句,有人以为是斥责君子的。但也人以为,这一句是赞美君子的。大致是说,君子与小民,各有职分,或劳心或劳力,只要竭尽职守,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享用食物。知识青年把麦子当韭菜,很多人引为笑谈。比照古人的态度,我们却显然多了些苛责,少了些雅量了。         
    鸡冠花红,什样锦艳。蜂飞蝶舞,摇人心旌。凉亭边,有准新娘在这里拍照。摄相师拿着反光板,调整着光线和角度。结婚照最美,美得不敢相信,都是造物弄人。不过飞花的相机是靠谱的。少了显摆,多了偷拍。                  
    花谷最可喜的,是满树的板栗和柿子。所谓硕果累累,就是这个光景。有一种微型冬瓜,瓠子的体形,灰里透白,悬挂在篱墙上。
    总有半个钟头,我和飞花逛完花海。回到农庄,已是下午三点了。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我们每个人,都身不由己,必须回到生活中去。
    归程永远比初程容易,就像诗人所说,“别时容易见时难”。唐僧取经到手,很快便白日飞升,回到大唐。不过那是神话,在现实中,有来有去,难易大体是一样的。但因为内心愉悦,就觉得格外轻松。想看的都看了,心无旁骛,也省去不少时间。于是,像飞一样,回到土垭。沿316国道,回到浪河、丁营、武当山。     
    偷了个懒,我们穿金山村走丹土路,想省些力气。因是下坡,我们向前猛冲,对后队少了照应。在土垭清点人数,却把队长落下了。过了多时,思锐打电话来,人已到三官殿二桥了。我们笑得不行,却也只能干等。故此,在土垭逗留一个小时。
    老江湖遇到新问题,可能是二两武当酒作怪。幸而有这个小插曲,给花谷一日行添了喜气。     
    九月二十三日,山人夏某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刊例|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秦楚论坛

GMT+8, 2018-12-10 06:4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