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226|回复: 2
收起左侧

界岭堵河骑行缘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8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0-16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图片20181015165722.jpg


界岭堵河骑行缘2018.10.1-2018.10.3

       我不知道,缘,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进庙和尚说佛缘,进观道士说道缘,男女之间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有时我想,缘,可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就象天上的流星一样,遇上了是彼此的幸运。缘来惜缘,缘去随缘。心态平和,敞开心扉你将无悔无怨!

QQ图片20181015165535.jpg

       我与界岭是有缘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常到竹溪出差,每次都少不了要经过界岭,那时,我对界岭是敬畏,特别到了下雪的季节,过界岭,内心极为恐惧。鲍竹路修好后,就再也没来过界岭,有时想起界岭,心湖会起一丝丝的涟漪,我从界岭经过过几次?自己也说不清楚,每次都是坐在汽车里匆匆忙忙擦肩而过,那怕是昙花一现的短暂停留也从未有过,唉!真是有缘无份到了极点。

QQ图片20181015165546.jpg

       机会在十几年后姗姗来迟,武当俱乐部“十一”期间的骑行活动正好经过界岭,充足的时间、秋高气爽的天气也那么投缘的结合到了一起,机会难得,收拾好行囊,走起。集合后一看,不多不少正好十三太保。在带头大哥王队的带领下,经黄龙,过鲍峡,中午时分达白河县城午餐,稍作休息断续前行。过白河县城至卡子镇境内,柏油路变水泥路,宽路变窄路,对于骑车人来说,舒适感下降了许多。到卡子镇后,天说早不早,说晚也不晚,部分人想住下来,大部人又说还是翻过界岭住得胜镇吧,于是,爬坡开始了。说实话,上界岭真的很难熬,转过一弯又一弯,抬头看前面仍然还是弯,不知何处是尽头,到了最后,Z字型公路盘旋在自己的头顶,没完没了,看看天,晚霞已渐渐在失去颜色,天色由明亮向灰暗逐步在渐变,正是绝望之时,终于上到了垭口,时间已是晚6点过半,问队友,最早上来的比我提前半小时,我是副班长,倒数第二上来的,留个影,稍作休息,天色已快到只能看见自己的手指了。刚爬坡爬的身上全是汗,风一吹还真冷,说来惭愧,没想到界岭在这个时间这么冷,记得我11年也是这个时间在秦岭的分水岭,当天,下着毛毛细雨,海拔也比这里高了许多,也没这么冷。唉!太轻敌了,衣服带的也不合适,队友老易带的衣服多,友情扶贫一件双层衣,就这,摸黑下山,人在车上冷风一吹冻的直发抖,水泥路上坡时还好点,下坡真难受,加上车灯微光,又不敢放的太快,真难为了我的手脖。要说起来,现在的乡村真的现代了不少,路过每一个村庄,路两边都有路灯,开始,我还误认为快到得胜镇了,这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好容易熬到得胜镇,直到酒熏饭饱后才缓过劲来,在这里要感谢队友老甘,是他提前打电话找人订好吃住,才有了这样的方便。我发现他对吃什么有一套,上次在郧西观音镇,他提议煮绿豆稀饭,结果,一大锅绿豆稀被喝了个底朝天,这次,又是他点的面鱼,热乎乎的面鱼又被吃了个稀里哗啦。

QQ图片20181015165553.jpg

       晚饭后洗刷完躺在床上,看看队友们各自发的图片,回想一下今天的历程,真还生出些许感慨来。今天下午应当住在卡子镇,第二天早上骑行界岭。因为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体力有所恢复,爬界岭也不会那么难受,不会如今天这样太赶,导致路边的张家大院只是在骑行中瞄了一眼,错过了一段回顾历史的机会,还有界岭这条路,是抗日战争前期为抗战作准备面修建的抗战公路,如巨蟒缠绕在这崇山峻岭中也近二百年历史了,它的每一道弯,想想可能都有一个故事,却未能停下来静静地聆听;在这秋高气爽的时刻,界岭风景是一幅幅流动的画,随着车轮的移动,画框也在不断的移动。蓝天、白云、黛黑起伏有致的连绵山峦里,盘旋的公路尤如挥舞的丝带在其中飘来飘去,可惜这一弯一景未能细看,就被淹没在黑夜之中。还有,由李德邻题写的“界岭”两个字,魏碑体,苍劲有力,深深的刻在山垭边的石壁上,据说界字的界属于湖北,岭字的岭算是陕西的了。一座界岭,一道关隘,一边秦文化,一处楚文化,这是两种地域文化交流的通道。可惜,这次只能匆匆瞄上一眼,未能仔细地欣赏。

QQ图片20181015165615.jpg

       第一天有点超量,第二天注定就会休闲一点,在得胜吃过早饭,原准备前往竹溪,后经打听,此县多处在修路,于是,转向竹山县城方向。一路前行,几年没走过这条路了,变化还是非常大的,但能引起兴趣的也不多,只有一家竹编馆还不错,进去转了一圈,中午了,骑在前面的队友已在潘口镇订了好饭菜。午后,骑车绕行竹同县城一周,其实也就是顺着堵河转了一圈,记得上次来时,潘口电站还没修好,县城一面靠山,三面环水,且河面不宽,可以隔岸喊话,鸡犬相闻。我由竹山县城保留下来的唯一古董老城南门下河,漫步在步行道上,观堵河尤如少女般天生丽质,太美,太秀、太俊了。傍晚,站在河畔步行道上,看夕阳西下,听河水哗啦,顿时能让人天真烂漫,无忧无虑,那纯情可人之景至今难以忘怀。今日重游故地,但见堵河,失了水份,少了光泽。

QQ图片20181015165818.jpg

       过河,第一次骑上了十竹路,说起堵河骑行,有缘地在黄龙大坝下至堵河口韩家州段,十堰骑车人对这段路熟习到闭着眼睛都能骑。今天我有缘骑上了黄龙大坝的上游段,和下游相同之处是公路和堵河平行,一路风景大同之处有无数小异,引眼球不胜忙碌。今日天气不错,碧水与蓝天一色,浑为一体,岸边的山体也都是绿油油向着深色渐变之时,哦,告诉着我金秋已来临,偶见苍翠竹园,多为三五一簇,但错落有致,依偎着农家屋舍,特别是能倒映河中之处,如同丹青妙手描摹出的一幅幅山水画卷,无限风光尽收眼底,美不胜收。更难得,沿河路边多处建有观景台、休息长廊及生态卫生间,这在十堰市的公路上真是少有一见,难得,难得,非常难得!夜宿房县姚坪乡,河边山间一小集镇,房屋不多人口稀少十分宁静,来时夕阳西下,走时旭日东升,五彩缤纷的秋色在淡淡晨辉或浓浓暮霭中,具体,抽象,清晰,朦胧,总是意韵无穷。

QQ图片20181015165857.jpg

       清晨,告别姚坪,继续顺堵河而下,偶见几个农人在河边的田间地头,有躬地耕作者,也有收玉米棒子者。初阳斜照在苍远与近绿的幽静背景中,让人想起它就是法国巴比松的农民画家米勒笔下的《拾穗》。入板桥界,逐渐与堵河说再见,爬坡也随之再现。一路遥晃上到岳竹关隧道前,休息片刻入大西沟界,在西沟骑行休息点之一的农家乐休息、午餐、回家,活动结束。

QQ图片2018101516540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9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10-16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条路我一直想骑未骑,老白路接白巫路,原是抗战公路。骑友们捷足先登,明年夏天我要也直一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8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7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当山人 发表于 2018-10-16 12:20
这条路我一直想骑未骑,老白路接白巫路,原是抗战公路。骑友们捷足先登,明年夏天我要也直一程。

现在这条路比较好骑,界岭两边上山和下山的路为新铺水泥路,其它都是白油路,路面目前还未有什么破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刊例|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秦楚论坛

GMT+8, 2018-11-17 06: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