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3702|回复: 0
收起左侧

往事钩沉:原副省长、宜昌市委书记郭有明受贿犯罪纪实

 关闭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12-6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郭有明,男,汉族,1956年12月生,湖北随州人, 2003年7月至2008年2月任宜昌市委副书记、市长,2008年2月至2011年8月任宜昌市委书记,2011年8月至2012年7月任湖北省副省长、宜昌市委书记,2012年7月至2013年11月,任湖北省副省长。
                                     


          十多年前,宜昌市GDP总额达到400多亿元,首次名列全省第二,仅次于武汉市。也就是在这一年,郭有明从市长升任市委书记(2008.2-2012.7),在全球金融危机、出口乏力,以及三峡工程面临主体竣工、相关投资可能减少的双重压力下,为继续保持“宜昌速度”而努力。    
           2004年,宜昌在香港举办了一个招商引资会。时任宜昌市市长郭有明在会上认识了一个可能改变他命运的人:即在宜昌富连江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任董事长的余长江。余长江得知郭有明也是武汉水利电力学院毕业的,和他是校友,感觉比较亲切。之后,余长江因公司在宜昌有项目,投资上的事常常找同学郭有明帮忙,余和郭以及郭的家人的交往多了起来。    
         2005年下半年,余长江想到郭有明为富连江公司在宜昌经济技术开发区A开发区项目征地等方面给他提供了大力支持,也一直想找机会感谢老同学郭有明。而郭有明一向工作严谨,就连高档酒店的应酬都很少光顾,更别说高档娱乐场所消费。这一切,让余长江很是苦恼,很难找到合适的回报机会。    
          2005年5月,郭有明带队去港澳招商引资。余长江听说后就和郭有明联系,约好到他住的香港一家小酒店看他。在郭有明的房间里,余长江和郭有明聊了一会儿,说“我公司用地的一些事情让老同学操心了……”“好好干企业,有什么困难,我会支持你的。”临走时,余长江把装有2万美元的袋子放在郭有明所住房间的桌上。    第一次收受同学送的2万美元不菲的感谢费,一向正直的郭有明也没有多想,因为他觉得“同学之间的感情很纯洁,相互之间有困难需要帮助都是义不容辞的分内事”,回家后他随手将这2万美元交给妻子张莉华保管。    
          2005年下半年,作为宜昌市经济发展顾问之一的余长江,在与郭有明的一次喝茶聊天中说:“我在香港的上市公司――中国宏达控股有限公司的股票不错,今年股票的价格比较低(每股0.8港元) 如果老同学愿意,我可以帮你买一些。”“让我考虑一下。”一向话很少的郭有明应了一声。    回到家后,郭有明就把“同学要送股票的事”告诉了妻子张莉华。晚上,郭有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此时,他心里非常复杂:拼搏这么多年来,看到有些企业老板整日挥金如土,随意花钱享受,无形中刺激了他的心,产生了想要有钱的念头。    这时,老同学(余长江)提出了送自己股票,郭有明心知肚明,彼此又十分依赖,相信同学不会坑自己,加之妻子张莉华也喜欢炒股,也可以借他人之手炒炒股,挣多挣少,也无所谓。过了两天,他便给余长江回话表示同意。负责审查此案的南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薛长义介绍,也正是出于对同学的高度信任,郭有明在不知不觉中被余长江“拉下水”。    
                2005年10月,郭有明带队去欧洲考察,出国时要经停香港。在这之前,张莉华告诉丈夫郭有明“已经和余长江谈好了关于股票开户的事情,需要我本人到香港办理股票开户等手续”。 因为10月5日是张莉华的生日,郭有明就让张莉华随他一起提前到香港,顺便把“两件事”(股票和过生日)都办了。    余长江在香港接待了他们。寒暄过后,余长江把手里拎着的一个手提袋递给张莉华说“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给郭灿(郭有明的儿子)当学费吧”。当时张莉华推辞了一下,就把手提袋收下放在房间里。余长江走后,张莉华告诉郭有明,余长江拿来的袋子里放有25万美元,郭有明听了以后就对妻子说那你就收起来吧。    10月8日,余长江来到宾馆看望郭有明和张莉华,说:“股票的事已经安排好了,由公司总经理马超具体落实这个事情。”不一会儿,马超过来邀请张莉华到香港九龙等处逛逛,顺便带着她来到附近的汇丰银行,以张莉华的名义开立了一个银行账户。因为香港凯基证券公司离张莉华所住酒店比较远,所以马超就等逛完后,又安排该证券公司经纪人一起来到张莉华所住宾馆帮张签了股票(交易)开户申请书等相关手续。    两个账户开完后,在当年10月中旬,余长江要给张莉华200万股股票时,张莉华说:“我不想一次办200万股,我想以自己名义和亲戚的名义开两个户头,好把这200万股分别转入。”余长江只好安排马超给张莉华先转100万股宏达公司的股票。    2006年7月底,宏达公司要进行拆股,一股变20股,拆股之后的100万股市值可能会缩水,所以余长江赶在7月底前又安排马超给张莉华送了100万股。据了解,按照香港股票T+2交易规则,张莉华需要在三天内把钱付给香港恺基证券公司,但是张莉华并没有支付相应的钱款,而是由李某(余长江的朋友)填写委托书或打电话通过证券公司直接把港币79.7088万元转给张莉华(在香港凯悦证券)的股票账户。张莉华并没有出钱,就用该款购买了100万股宏达股票 。    拿上别人送的这25万美元,张莉华又是如何逃避海关严格的检查,又如何保管这批钱款呢?    随着专案组深入侦查,发现郭有明带着考察团先离开香港去了英国、德国、法国考察。2005年10月8日下午,马超通过朋友事先给张莉华租好港澳两地牌照的车。过香港到深圳机场的海关时,检查人员让司机和张莉华停车看了一下两人通行证,也没让张莉华下车打开后备箱检查。当时张莉华非常害怕,因为25万美元就放在那辆车后备箱内的黑色拉杆箱里。司机将张莉华一直送上深圳机场,张莉华安全携款返回宜昌。因为“目标”较大,她不敢直接存到银行,便将这批款藏在卧室里整整一年左右。   也就是从2006年年底开始,张莉华经常上班路过夷陵广场一侧的古玩文化市场。她发现有几十个小贩摆地摊,有收购外币的,还有收购钱币、古玩、字画等,附近也有几家银行,可她不敢去兑换。她有空去转的时候,就先与小贩商量好,再来拿美元兑换人民币,每次兑换一点,具体多少次,她也记不住了,大概到了2011年才兑完。她把兑换的180多万元人民币先放在家里,再陆续将钱存入银行,用于家庭生活支出、炒股、购买基金、理财产品和购买房子。    到了2006年7月19日,余长江、马超又安排其公司员工吴某将高某(余长江、马超宏达公司股票的代持人)名下的100万股中国宏达股票(时值港币450万元),直接变更登记在张莉华名下。以上两笔股票折合人民币共计547万余元。    2007年年初,郭有明之子郭灿已从英国留学回来,余长江根据郭有明安排把郭灿暂时安排在位于深圳的某软件公司工作。刚参加工作时,公司给他发的薪金约为3000多元,然后每月增加几百元,一直到2007年底,郭灿的工资增加到5000多元,并负责为他缴纳社保金。后来,郭灿辞职离开了公司。为了维护好与郭有明的关系,余长江经张莉华同意打电话让他的公司财务人员继续给郭灿发工资、缴纳社保金和住房公积金。直到2013年5月份,张莉华打电话告诉马超郭灿找到工作正式上班了,马这才停止。    据此,2008年2月至2013年8月,张莉华、郭灿通过虚领郭灿工资、社保金、住房公积金的方式收受宜昌富连江公司总经理余长江贿赂共计人民币41万余元,张莉华将此事告知过郭有明。    另外,2006年至2011年,每年春节和中秋节(2006年中秋节除外),郭有明在其办公室或宜昌市某酒店,分11次(每次10万元)收受余长江贿赂共计人民币110万元。    2010年12月,余长江通过郭灿将一对价值港币7.458万余元的黄金寿桃(折合人民币6.33万余元)送给郭有明……    “特定人帮忙”扯出“300万”索贿串案    2008年上半年,在一次宜昌招商会上,郭有明认识了肖华,当时肖华和香港宝德公司的人一起参加这次招商活动。肖华自称在中央军委工作,是领导身边的联络部副部长(后经检察机关调查核实,其身份不存在),后两人互留手机号码。    2009年,全国“两会”期间的一天,郭有明与肖华再次相遇,后来他们长期保持着这种特殊关系,慢慢关系就变得密切起来。    2010年6月的一天,郭有明和肖华电话聊天时,肖华提出“你的年龄也不小了,我和北京有些领导很熟,可以帮你在职务晋升上做做工作,疏通一下关系”。肖华说需要花300万元人民币。听完这番话,郭有明动心了,但他并没有明确表态,只说考虑考虑。    和肖华说过这些后,郭有明考虑自己和同级别的人相比,年龄偏大,越早提拔越好,他就想让肖华帮他找找关系。但是家里的钱都在他妻子张莉华手中保管,他手里没什么钱,于是,他就考虑从哪里弄这300万元。    于是,郭有明跟肖华商量说,需要花钱的时候可以让宜昌的私营企业出这笔钱。当时,郭有明问肖华“在宜昌市的企业你都认识谁”,肖华说只认识稻花香集团的蔡大可,其他人自己不认识。    2002年,稻花香集团老总蔡大可患脑中风留下了半身不遂后遗症,想到北京治疗。在肖华帮助下,他住进北京康复医院住院治疗。肖华的丈夫是某中医附属医院针灸科大夫,他在北京治疗期间,肖华的丈夫每天从外地来北京给他扎针灸,就这样,他和肖华熟识了。    经过反复考虑,郭有明最终觉得让蔡大可出钱最合适,也最安全。他以前在蔡大可的企业发展方面,包括蔡大可建三峡物流园的事情,还有稻花香集团和枝江酒厂纠纷的事情,没少帮蔡大可的忙,他肯定愿意出这个钱,再加上蔡大可是民营企业家,企业现金进出比较多,出钱方便。    郭有明是个警觉性很强的人,他考虑到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他知道肖华和蔡大可熟悉,他们认识时间比较久,蔡大可可以不经郭有明的“手”直接把钱给肖华,不至于在蔡大可那儿留下“把柄”。    2010年夏季的一天中午,蔡大可接到郭有明的电话,说自己有事需要肖华在北京帮办一下,大概需要300万元,要蔡支持一下,还交代把钱准备好后直接交给肖华。后来蔡大可跟肖华核实此事后,肖华不同意卡上转账,蔡大可同意了。    2010年11月份,肖华有事去宜昌。当时来回都要乘飞机,带的现金多了不安全,担心过安检的时候被查出来,所以她就提前给蔡大可打电话让他先给她准备100万元现金。肖华和蔡大可约好在宜昌市某酒店见面,他们见面后聊了一些其他事情,蔡大可临走时把事先准备好的装有100万元现金的行李箱交给肖华,并告诉她这是100万元,剩余的钱回头再给她,具体什么时候给,只说以后再联系,后来肖华把这100万元人民币分放在两个行李箱里乘飞机带回了北京。2011年3月蔡大可把剩下的200万元交给了肖华。事后,蔡大可给郭有明打电话说事情已经办妥了。    因为郭有明对肖华的信任加之他们的特殊关系,他并没有对肖华问起300万元的去向。包括蔡大可也没有向郭有明提出过要这300万元的事。原来郭有明担任宜昌市市委书记时,一方面他在稻花香酒业改制、三峡物流园项目规划、建设等方面帮过蔡不少忙,蔡平时有跟他拉近关系的愿望,曾多次邀请郭到他家吃饭,也说过郭有什么困难尽管给他说,所以郭才向蔡提出让他出这300万元钱。郭认为,蔡送钱就是感谢自己提供的帮助;另一方面他也是想借机拉近和自己的关系,方便以后找自己办事。    场景回放,再现华祥“建设速度”    2014年3月15日,华祥投资公司董事长王卫东,面对办案人员的多次讯问,如实供述了他在宜昌开发建设华祥商业中心项目过程中,多次得到郭有明的支持和帮助;为了感谢他,并想进一步密切和郭有明的关系,他多次送给郭有明及其家人钱等的犯罪事实。    记者了解到:2007年至2012年,犯罪嫌疑人郭有明利用担任宜昌市市长、市委书记、湖北省政府副省长等职务之便,接受华祥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华祥商业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卫东的请托,在获得土地使用权、银行贷款、推进项目建设等方面给予王卫东提供大力帮助――   场景之一:协调827联运公司的土地转让    2007年年初,宜昌市政府根据827联运公司改制进展,陆续收储了287亩多土地,为了尽快建设华祥中心,市政府决定不等403亩土地全部收储后再挂牌,而是将已经收储的287亩土地先搞招拍挂。2007年5月31日,宜昌市国土资源交易中心将位于宜昌市常浏路地块的287亩国有土地使用权整体挂牌出让,由于没有设定招标门槛,当时只有华祥投资公司(以下称华祥公司)与另外一家公司同时参加竞标。华祥投资公司最后以3.1亿元的价格获得了这块地的使用权。但是根据招商协议等规定,项目一期这287亩土地中的57.88亩是作为改制后的827联运公司所有。827联运公司与另一公司合伙成立了“弘联公司”准备将这50多亩地搞住宅开发,并缴纳了那块57.88亩土地的出让金5900多万元。    但根据华祥公司对华祥中心的整体规划,这块57.88亩土地位于他们规划建设的核心地带,王卫东也已经和上海的红星美凯龙集团谈妥,对方答应可以在这里建店。所以,王卫东必须要拿到这块地进行整体开发。为此,王卫东就找宜昌市政府有关部门提出诉求,市政府却让华祥公司自己去找联运公司谈转让事宜,但是对方不同意。2008年上半年,王卫东就找时任宜昌市市长郭有明说联运公司的50多亩土地处于他项目的中心位置,以及对华祥中心的重要性,想请郭市长出面帮助华祥中心获得这块土地的使用权,以利于整体开发。    郭有明就给当时的827联运公司负责人柳某打招呼,要求柳某做工作将这50多亩地转让给王卫东的华祥公司开发。    后来,就在这块土地上,华祥公司建设完成了华祥中心的核心店铺:第七代红星美凯龙。据了解,这件事牵扯到企业改制,涉及多个公司、多个部门,如果没有郭有明出面协调,华祥公司肯定没法也没能力办成。    场景之二:帮助王卫东从宜昌夷陵农村合作银行协调贷款1亿多    2010年,因投资华祥中心一期建设时,王卫东是用该公司所开发的商业项目的国有土地使用证、用地规划许可证、建筑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作抵押,在宜昌夷陵农村合作银行拿到了3.3亿元人民币,贷款期限是三年。到2012年6月,在建设华祥中心项目二期时,公司遇到资金紧张,王卫东找到宜昌农村商业银行要求再贷款1.5亿元,将贷款总额增至4.8亿元,但由于当时宜昌农村商业银行王行长担心这笔贷款有风险,怕他把资金抽逃回泉州,断然拒绝了王卫东的请求。    2012年,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王卫东找到郭有明说华祥公司想从宜昌夷陵农村合作银行贷款,贷款手续已报上去了,但银行对项目不放心,迟迟不放款,请求帮忙解决。事后不久,正好王行长到郭有明办公室汇报工作,郭有明对王行长说华祥商业中心是市里重点项目,资金不会有风险,请他们放心放款。为防万一,郭有明还专门给当时主管联络金融的市领导打电话说华祥中心是市里的重点项目,该公司要在宜昌农商行贷款,请帮忙协调华祥公司在宜昌农商行的贷款。没过多久,王卫东高兴地告诉郭有明,华祥商业管理公司在宜昌农商行1.5亿元的贷款批下来了。    另外,郭有明还做工作,要求市政府返还了华祥公司7000多万元土地出让金;通过现场办公会等形式,督促有关部门开通了通往华祥中心的公交线路和市政道路。    游弋商道,贪官腐败裹挟其间    2012年六七月份,华祥中心项目二期开始建设,因为一期项目的销售情况不错,王卫东手头也有些钱了,心想在自己整个项目的投资开发建设中,郭有明给了很大的支持和帮助,应该好好感谢他一下。王卫东来宜昌这几年来,听圈子里人说郭有明很正直,廉洁务实重感情,从来不去高档消费场所。如果直接送钱,万一像上次一样被退出来,那往后的工作就……王卫东回想起一段往事:    那是2006年夏天,王卫东将存在家里保险柜中的20万美元现金取出,放入一个大茶叶盒子里,外面套了个手提袋。然后,跟郭有明的秘书打电话,问郭有明在哪里,自己想跟他汇报一下项目方案。秘书说郭有明在武汉开会,并告诉了王卫东开会的地点。王卫东便坐飞机从福州赶到武汉,等中午郭有明会议休息的时间,到郭有明的房间见到了郭有明,王卫东把提前准备好的装有20万美元的茶叶盒手提袋交给秘书,秘书随手放在了郭有明房间里的沙发旁边,在汇报完方案后,王卫东告辞离开了。没想到,第二天秘书给王卫东打电话,又把那个装有20万美元的茶叶盒退了回来。    心有余悸的王卫东吃一堑长一智,便想了个“万全之策”。2012年6月中旬,王卫东来到郭有明办公室汇报项目进展情况的时候,对郭有明说:“华祥的二期已经开始建设,但由于缩短工期、加快进度,工程质量上还有些不够高,看样子还得由一些‘中字头’的大建设企业来参与才行,郭书记如果有同学或朋友是做建筑的,有好的工程公司也可以给我推荐一下。”郭有明听后说这主要还得你们自己去找。王卫东一听郭有明这样讲,还认为这个“好”送出去了,如果郭推荐朋友做些工程,比直接送钱要安全得多了。    王卫东走后,郭有明就想:王卫东本身就是搞施工、搞建筑开发出身,认识很多施工企业,根本没必要让我给他介绍施工队。他说这话的目的很明显是想借机给我好处的意思,因为我曾在项目征地、土地出让金返还和协调项目推进等方面给予王卫东很大的支持和帮助。王卫东给郭有明说过后不久,有一天郭有明的弟弟郭建军到办公室找他,郭有明就把王卫东让自己推荐施工企业的事告诉了郭建军,并让郭建军找王卫东。    王卫东没想到郭有明直接把他弟弟郭建军派过来。在与郭建军接触的过程中,王卫东发现郭建军爱夸海口,又没有做工程的能力和经验,王卫东对郭建军说“每立方我给你增加10元,整个工程需要80多万方,前提条件是,你要和一个正在帮我做土地石方工程的公司(陈某)合作,你出面协调一下关系,结算时我以每方35元给陈锋结算,增加的工程量每方10元,通过陈峰转给你。”王卫东认为,一则不用担心郭建军的企业干不好活,确保整个工程质量;二则这些工程是走账的,很容易查出来是郭有明的弟弟在做,那样就麻烦了。   郭建军来到施工现场,通过了解发现陈峰背景挺复杂,黑白两道混,与他合作不靠谱,担心到时候不但拿不到钱,还会被陈峰反咬一口;另外,他担心这样做,工程时间太长,环节太多,受到的约束多,况且这样的事知道的人多了不合适。恰好当时,郭建军想和神龙集团做煤炭生意,神龙集团是大企业,对生意伙伴的要求特别高,对于合作伙伴资金账户的保证金额度都有最低的金额要求,最少需要2000万元以上,自身没有那么多钱放在账户上作为保证金使用。正赶上当时和王卫东谈土石方工程的事情,虽然土石方工程他不想干,但是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在资金方面找王卫东解决。这样一来,不管以何种方式,王卫东都可以达到给他哥郭有明送好处的目的。    2012年7月的一天,郭建军来到王卫东的办公室,伸两个指头对王卫东说:“最近我要投资个项目,资金有些不足,你是否可以借给我2000万元。”王卫东被吓了一跳,没想到郭建军会开口要这么多。王卫东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找财务商量一下,看看下半年公司账面上资金怎样。”接着,王卫东私底下了解到郭有明和郭建军兄弟关系很好,郭有明很信任他这个弟弟,郭建军是帮郭有明打理外围事务的人,他知道这事不能怠慢了郭建军。    王卫东回忆说,按照做生意场上的惯例,叫“借1送0.5”,也就是说你开口向我借一块钱,我干脆就送你5毛钱,你也得了好处,我也少受损失。所以,自己就打定主意,干脆就给他(郭建军)1000万(元)。但是,王不敢直说不给他2000万元,于是就跟郭建军说目前自己公司也正在建设二期工程项目,资金也比较紧张,一次拿不出2000万元,先给一部分,先拿去用。郭建军说可以。后来王卫东就分八次给郭建军900万元人民币现金。    王卫东第一次送钱给郭建军是在2012年7月下旬,最后一次是在2012年11月左右。一共是分八次给的,总共给了900万元人民币。其中有七次是每次给100万元人民币,还有一次是给200万元。每次给钱之前都是王卫东和郭建军事先联系好见面地点,然后他们各自开车到见面地点,见面后王卫东拿着装钱的旅行袋到郭建军开的车上,简单聊几句后,各自离开。    这900万元的证据是否可靠,郭建军要不要打个欠条,到底流向哪里?跟犯罪嫌疑人罪名认定是否有直接关系?检察干警认真讯问了王卫东,王卫东显得很无奈地说这900万元就是自己送给郭建军的。自己本来也是想借着做工程的名义给郭有明送些好处的,他让郭建军来承包工程,最后事没做,也没有拿到钱,就不甘心,就用这种办法来找自己要钱,郭建军是不可能还钱给自己的,所谓的“借”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因为这些钱郭建军拿走了,一没有打欠条;二没有说借款期限和借款利率;三是为掩人耳目,直接偷偷摸摸提现金走,公司也未做账;四是自此后没有再和自己提过这事,更没有说过还钱的事。所以这900万元当然就是送给郭建军的。    王卫东接着说,记得在给完第五次钱的时候,借着张医生来给郭有明按摩治疗颈椎的机会,在张医生治疗完离开后,自己试探过一次郭有明,看看他到底是否知道郭建军从我这里要钱的事。我对郭有明说:最近建军做得不错,搞了一些项目,好像资金有点困难,我也在资金上给他一些支持。郭有明说:你能帮就帮他一下嘛。这一下我就彻底明白了,郭有明肯定知道这事,所以我又抓紧给了郭建军几次钱。    然而,事实出乎办案人员的意料。当办案人员讯问郭有明这900万元的事时,郭有明坦诚地说:“……王卫东让我给他介绍施工队,就是为了感谢我对他的帮助,借机给我一些好处。我让郭建军去找王卫东,从思想根源上来说还是私心和贪心作怪,是想从王卫东那里得到好处。王卫东给郭建军的900万元,本质上是送给我的,是冲着我手中的权力才给的,是让我继续帮助他的企业,郭建军是代我收下了这些钱。”    2012年9月,王卫东听说郭有明过一段时间要出国考察。为了获得郭有明更多的帮助,王卫东便提前准备了20万美元现金,装在一个茶叶盒中。在他请张医生到宜昌给郭有明夫妇治疗那天,在宜昌均瑶锦江国际大酒店的房间里,是趁张医生已经治疗完离开之机,当时房间里只有王卫东和郭有明、张莉华夫妇,他就将装有20万美元现金的茶叶盒放在沙发上,对郭有明说:听说郭省长要出国,这些拿去出国用吧。郭有明当时还说:“你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张莉华说了声谢谢,就接过去带走了。    
timg (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刊例|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秦楚论坛

GMT+8, 2018-12-17 09: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