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9-8110110 开启辅助访问

秦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2951|回复: 5
收起左侧

走过郧城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14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走过郧城


    原本以为,离开职场,可以安安静静地享受着淡定,从从容容地放下俗世牵念,简单地生活。殊不知,老僧入定的平和下,其实也是老神在在。任何人也无法做到心如止水,一旦有微风轻拂,平静的心湖定会泛起微澜。想写这组文章的时候,正在重读三毛的《万水千山走遍》,便起了走遍郧山汉水的念想,但是事务的羁绊、家庭的牵挂、生存的压力,无法腾出精力来好好的走遍郧阳这片丰饶深沉的土地。随后就想,那就走遍郧阳城吧,况且,这个伴随自己三十年的城市,青春、梦想、激情、苦涩都与之缠绕的城市,已经深入自己每一寸肌肤,每一片呼吸,如何能够割舍得下?

    但实际上,我们能够走遍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但这个城市的历史呢?这个城市的内心深处呢?这个城市的爱恨情仇呢?我们又怎么能够走遍!你我都不过是这个城市的过客,即使你的生老病死都在这里,我们也只能用“经历过”三个字来概括,在城市面前,我们都是她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只是让她更美丽,更丰厚,更有人情味,并不是掌控她、驱使她、利用她。而我更愿意静下心来,认真凝视这座城市,把她当作一本书来阅读,你更会发现,她的每一次悸动,都会扣响心弦。
                     
                                        金沙路上
    这不是这座城市最宽的路,也不是最华丽的路,普通得一如邻家大嫂,熟视、亲切而不能亵渎。我倒是愿意把她当作一本书的扉页,注明珍藏的时间,加盖藏书印鉴,放在书架的最顺手的地方,随时动念,便可以拿过来品读,即使不去翻开书页,摩挲已经发黄而温润的封面,就足以抚慰焦躁的心情。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把一个人一生走过的路,在地图上用线描绘出来,最重叠的、密集的一定是你最在意地方。凤 凰卫视有一个片花,就是用太空上俯瞰夜晚地球上灯光的明暗来显示贫富的分布,直观,清晰,一目了然。那么在人生的地图上,一个人经过的踪迹的疏密,一定也显示了他倾注情感的丰富与贫乏。这条路,我们轻轻走过,并且还要快乐地走下去,伴随我们的每一片痛苦和欢乐。
    八十年代我到县师范(现在的城关一中校址)读书的时候,金沙路刚成型,那时候还叫新郧南路、兴郧西路。从兴郧饭店到信用联社,是水泥路面,两旁种了茂盛的法国梧桐。小石桥以北,到信用联社、公安局、党校,都是砂石路面,当时正在建设时期,每天许多毛驴车拉着预制板奋力的爬升在从小石桥到信用联社这段上坡上,常常见到小石桥下停了一辆预制板车,毛驴已经从辕套卸下,帮另一辆毛驴车拉上去,然后再回来帮之前的拉上坡去。因为学校的教育,也因为对这种原始古朴互助方式的感染,经常帮忙推着毛驴车上坡。这种画面,一直是这条路上感动内心的一幕之一,成为对那个时代、对这条路最为亲切的记忆。
    还有现在的城关一中对面,大约在现在“襄阳牛杂面馆”的位置,有一个简陋的木板房,十几个平方米而已,却是全校学生最关心的地方,开了一个小商店,日用百货,烟酒小吃,却也一应俱全。主要是男孩子们的撒野的乐土。充“瘾君子”的,从饭票中攥一点,买几根烟,在这里饭票是可以当钱用的!烟是论根卖的!然后模仿着港台电影中的镜头,潇洒地点烟,远远地看着女生,吹着刺耳的口哨。也有喜欢喝点小酒的,来一瓶莲花白,买一包五香豆,三五朋友,学着孔乙己的模样,抿口酒,嚼颗豆,口里还念念有词“多乎者,不多也”。我的第一次醉酒就是在这里,那时,我的一片散文《青磨》在《中师生报》的征文获奖,有50块稿费。第一次发表作品并获奖,几个朋友自然是醉的一塌糊涂。所以每次从这里路过,虽然简陋的板房、掉漆的木桌、黑黢的老板娘早已不知影踪,但仍然会自然下意识的多看这里一眼。想想已经逝去的青春,回忆年少的酸涩,更多一份生命的感动与惆怅。
    也就是这里,因为早上送孩子上学的原因,每天六点多就需要穿行在人声车影里。“襄阳牛杂面馆”在现在的城关一中正对面,一大间门脸,前店后厨,干净卫生。早餐很丰富,小笼包口味极鲜,第一次送孩子上学,陪她在这里吃,感觉很好,从此,孩子的早餐基本上在此处解决。孩子们川流不息的进出,生意非常红火。我来的早,有了座位,安心品尝。但看着排了队站着吃早餐的孩子们,我逐渐感觉到不适。因为我,虽然就这一次,即生出许多歉意。从此,这里的早餐虽好,我便不再在此吃用,哪怕腾一个位置,也能让孩子们少等片刻,多给他们一点空间。我便在想如果确实想来吃,那就选择在孩子们放假了再说吧。环顾四周,确实很少有大人们在此处就餐,不管什么原因,我都愿意认为是他们都意识到这一点,大多数父母都选择了退让,选择了孩子。“在哪里吃不是吃?”门外的人行道上,交谈中,我与一个熟识的孩子家长几乎是同时说出来。我们俩都有了片刻的停顿,相互望了望,顷刻间一种莫名的感动充盈心间,便觉得整条路是满满地温暖,整个城市都是满满的温暖。
    后来,城里的车忽然间多了起来,一开始,许多早上送孩子的车在此处掉头,一段时间,这里老是堵车。后来我便想了一个办法,孩子下车后,车子直接往武阳岭方向开,绕点路回家。校门口前不用掉头,减少拥挤。后来发现,不少车辆也都这样,孩子一下车,直接开走,开始有尾号177的车,后来171的、829的……,越来越多的车加入到绕行的队伍,不久这段路的拥堵和杂乱渐渐少了。一大清早,看着前面的一排车辆,红着尾灯,有序的向前移动,心里便有着莫名的感动。偶尔有车尾贴着“实习”标志的在此掉头,有过几次,便也加入了即停即走的车辆行列,大家都知道了顺着道走,绕点路,但效率高了。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每个人都能多为他人考虑一点,多站在别人的角度处理问题,再挤的路也会宽广,再难的事也会简单。如果这条路上的每一个人都有关爱,有悲悯,有同情,城市的每条路上也都这样,那么这个城市一定会充满人文关怀。
    就这样,我们从这条路走去,完全可以走进这个城市的内心。

天马花坛
    很多故事,是过往,也是来生。很多地方,是起点,也是终点。这座城市最绕不开的,是政府门前的一个花坛。这里,金沙路、民族路、解放路、沿江路,都从这里发端,但也都到这里结束。圆圆的花坛,百十平米而已,却承载这个城市最难忘的记忆。名字叫天马花坛,现在却只有一个高杆灯,简单的矗立其间。其实过去的确有一座天马雕塑。城市二次迁建进入收尾的时候,城市的建设者们决意建设一个标志性的建筑,请县内雕塑美术大师易国光设计,因了天马书崖的美丽传说,建了一座雕塑,洁白的汉代天马,足踏祥云,神女跃身马上,衣袂飘然,神采奕奕。雕塑的基座是墨色的大理石镶嵌,绿毡似的草地娇艳欲滴的簇拥着。成为郧阳城市第二次迁建和城市建设走向成熟的标志。出走的游子总愿意以之为起点来猜度离家的行程,城市建设者爱以她为坐标来计算距离远近,游者情侣愿意以她为坚实的背景留影纪念,她已经和这座城市紧紧的融为一体,成为那个时代不可磨灭的城市印记。
           
    天地无数有情事,世间满眼无奈人。这幅对联,我一直很喜欢,充满了对生命世事的慨叹、对情爱渴望的惆怅。说到天马雕塑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按捺不住心里这句话跳出来的念头。关于这座雕塑,不知何时,在郧县坊间悄悄传说这个雕塑风水不好,马头朝西,谓之西逃,有败相,影响升迁。有好事者数次提议移走。终于到2001年,被明令拆走。只剩下空荡荡的花坛,孤零零的一杆五火的华灯。再后来,过了两年,新建了20多米的高杆灯,总算让这片空间增添了些许充盈。而天马雕塑,这个与城市有着万千牵挂的东西,老城建人确实不舍,还是想做最后的挽留,修了基础,请了吊车,把它放置在移民局老汽车零件厂的废弃空地上,依了沿江大道,安放在正在建设改造绿地中。但还是有人紧盯不放,要求砸毁了事。当时钢材价格正高,废钢也价格高企,就有人为了废钢筋,抡了大锤奋力砸在被放到的雕塑上,我正好看了这最心痛的一幕,锤子敲每一声,我的心就震一下,直到神女、天马,甚至基座,残破的肢体散乱一地,最后只剩下水泥废渣。它倒是从钢筋水泥中来,又回到了钢筋水泥的起点,但这个城市被伤害的心呢?是否能平复的像一湖静水,无皱无波?
   就这样,那个怀念、那片影像残破成一地齑粉。我有幸留下了它的图片,这么多年了,一旦翻开,就有一阵莫名的心痛。虽然雕塑被毁掉后,也许风水真的转了,真的有许多人升迁很快,但我一直有一种淡淡的悲凉:我们一直在建设我们的梦想,可是我们一直都在有时甚至粗暴的摧毁心底的温润,什么时候都能够多一份宽容或者宽厚,那么即使是新建的城市,也一定会充满历史的力量。

                                             解放大道  
    大多城市都有一道中轴线,把城市的欢乐和悲伤、过去和未来、理想和现实一一串联,从这个角度上讲,它是城市的根,也是城市的魂。解放大道就是郧阳这个城的中轴线。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走过解放大道,你就基本通读了郧阳城市的历史。
    这条路,它的起点在郧阳革命烈士陵园,郧阳历史的荣光也聚集在这里。1947年12月30日,解放军解放郧阳城同时成立了郧阳市,为陕南区和两郧地区驻地,属陕西省。共和国成立后,1950年政务院决定,废郧阳市,且两郧地区、专署及军分区归湖北省建制,改成郧阳地委、专署,驻地郧县城关。为纪念解放郧阳的烈士,1951年郧阳地委、专署、军分区联合在老城嵢㟍山建设了烈士陵园。后来丹江水库蓄水,烈士陵园于1979年11月动工迁往现在的杨家山。以这里为起点的路就与这段历史有了不解之缘。1977年动工建设这条路的时候,就叫陵园路,一直叫了近20年,到1994年,更名为解放大道,更显阳光、自信。
这段历史谁也无法抹杀,这条路,包括这座城市任何时候都不能回避。只有对历史充分的敬畏和尊重,才能开启对未来的思考。从这里往南,坦荡,平直,一直延绵到汉江河畔,甚至跨越汉江通向十堰市中心,以致更远。起点可以很简单直白,前途漫漫,但谁能猜度遥远到底有多远?
    郧阳是一座与水有着百结千转情感的城市,因了汉江的通行便利成就了一座南北驿站、水路码头,也因了丹江水库蓄水、胀缩土地质等原因先后两次搬迁重建。荣耀与苦难同在,便利与阻隔并存,享受了水运的通达,就得承受洪水的侵掠;感受了郧阳抚治205年里汇聚鄂豫川陕毗邻地区的五道、八府、九州、六十五个县的繁华,就得接受浩渺汉江水无情淹没带来的沉沦。无法割舍的除了城市的历史,更无法拒绝的是汉江河水的存在。正是因为有了汉江水,郧阳才与众不同,风华百代。
    2004年,我在做解放大道向南延长线(解放南路)项目概念设计时,第一灵感就是水,要让水进入城市的心里。充分考虑到丹江水库蓄水后汉江水可以直接沿着库汊抵达土沟大坝等因素,产生了护坡代路方案,道路顺水厂一侧尽量随中岭山势向南延伸,在东岭与解放南路之间形成一道狭长湖面。我甚至在《关于新郧阳库滨亲水城市建设的思考》一文中留了伏笔,计划专章论述这一段驳岸与景观建设。但最后我的初步方案被全部回填做房地产开发的方案替代。随后开始了大规模的回填就开始了。只能看着有着天然弧线的沟谷渐渐地消失,我心目中勾画的芳草萋萋、鲜花遍地、沙鸥翔集、怡然游人的城市港湾,离我越来越远,就像暗恋很久的姑娘,转身而去,徒留一地的感慨与唏嘘。
就这样,我们在汉江河边的城市生存,却离江水越来越疏离。城市对江水的拒绝越来越多,很多地方大面积的库汊回填,大片的硬质驳岸,冷冰冰的隔开了城市与水的情感。我们紧邻无比丰沛干净的汉江水,却有如此的干渴和烦躁。
尽管解放南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流光溢彩,但是水已经不可能再沿着山谷走进城市了。
    我们怎样才能找到城市的灵魂,一条路来贯穿吗?一段景来点题吗?一首诗来概括吗?如果缺乏对城市规律的基本的尊重,一切都是浮云流水。而今,这座城市正在试图用各种方法来弥补,在江边建设亲水公园,在解放大道的土沟路支巷建设水街,来拉近与水的距离,来寻找城市内心里最温润的情感,不知道一条水街能否承受城市的遗憾与失落。尽管如此,我们终于可以在干涸的城市中感受到水街那份清凉的抚慰。
    我倒是希望每个人在沿着解放大道一路行走时,能越来越多的感受到城市最柔软的关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6-17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接地气,好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25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一个郧县人,一点都不了解郧县,汗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9-10-17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能够写出这样的文字来的人一定源于对于郧阳这片土地的热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10-18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当好,“充分考虑到丹江水库蓄水后汉江水可以直接沿着库汊抵达土沟大坝等因素,产生了护坡代路方案,道路顺水厂一侧尽量随中岭山势向南延伸,在东岭与解放南路之间形成一道狭长湖面”,可惜了,如果是这样,这个城市品位会不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2 天

连续签到: 0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10-23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深深爱着脚下熟悉的土地,才会忘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刊例|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秦楚论坛

GMT+8, 2019-11-23 10:2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