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9-8110110 开启辅助访问

秦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4936|回复: 37
收起左侧

西骑记 作者:笑傲昆仑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6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7-9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笑傲昆仑

  从西藏骑行回来已经二十天了,骑行新藏线的时间也是二十天。自六月中旬开始,就要进入西藏的骑行旺季了,很多骑友已经踏上或准备踏上骑行西藏的征程,当然其中也有骑行新藏线的。实际上,川藏线从三四月份开始就已经热闹起来。这段时间,很多朋友和网友问了许多问题,并问我为啥不写游记。在新藏线骑行的二十天,每天都在疲于赶路,到达补给点一般都很晚,累得不想动了,所以每天发朋友圈的内容非常有限。甚至在无人区的那几天没有网络,也没发朋友圈。回来的这二十天,也是忙于各种琐碎的事情,没有专门时间和精力整理。时间一长,很多路上的事情已经开始慢慢淡忘了,只有通过手机里的一张张相片回忆往昔。

1.png

  从今天开始,我将抽时间回忆那段峥嵘岁月,整理骑行记,由于平时工作比较繁忙,更新可能会比较慢,还请谅解。骑行记的题目想了很久,骑行时用题目是“2019219”“带着地球去流浪,骑着单车进西藏”等等,但总觉得概括得不够到位。这次骑行都是沿着祖国的西部边疆一带骑行,我的骑行记题目就叫《西骑记》吧,不是《西游记》,没有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只是在翻达坂、斗逆风、抗冰雪……,记载一路的所见所闻,希望能为后面骑行新藏线的兄弟姐妹们提供参考。        下面是骑友波尔兄弟制作的新藏线海拔和路程图,很多骑友都是按照波尔的骑行攻略骑的。实际骑完后,感觉波尔的数据有点出入,但整体没有大的差错,在此向骑行前辈波尔致敬。


  新藏公路穿越举世闻名的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岗底斯山、喜马拉雅山脉,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全线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路段有915公里,海拔5000米以上的路段有130公里。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路况最艰险的公路。全线几乎所有路段均为高寒缺氧的无人区,沿途横卧着逾千公里的荒漠戈壁、永冻土层和常年积雪的崇山峻岭。从大红柳滩到松西乡路段五百里是彻底的无人区,几乎见不到人烟。冬季气温达零下40℃,氧气含量只有内陆地区的44%。


  在新藏线里有一段顺口溜:骑行新藏线,堪比蜀道难;库地达坂险,犹似鬼门关;麻扎达坂尖,陡升五千三;黑卡达坂旋,九十九道弯;界山达坂弯,伸手可摸天。骑行在新藏线上,你要穿过一望无际、一片荒芜的大漠戈壁,还要翻过一个又一个的达坂,更要游走在狂风肆虐、一天四季的无人区。


  有的微友看到我发的骑行新藏线朋友圈,觉得很惊讶,事先都没有一点迹象,突然就去了新藏线。其实,我从一年前把微信名改为“笑傲昆仑”开始,就已经开始筹划骑行新藏线,提前做相关准备工作了。”笑傲昆仑”是驻守三十里营房的解放军在康西瓦达坂一土堆工事上制作的励志名言,体现了驻守在喀喇昆仑的战士们面对艰苦恶劣的环境,依然保持乐观向上的情怀。新藏线三十里营房到康西瓦路段有许多这样的励志标语,比如“弘扬喀喇昆仑精神”等等。


  为什么选择新藏线?骑行新藏线的骑友一般至少有一次从其他线路骑行进藏的经历,比如我们这次一起从叶城骑到狮泉河的天津老沈和河南小任,他们俩都骑过川藏线,老沈还在尼泊尔徒步走过EBC,2018年6月曾骑新藏线到甜水海。相比之下,我是没有一点高原骑行的经验。之所以第一次骑行西藏选择新藏线,主要是跟我的工作有关,我不知道今后还是否有时间由易到难骑行所有入藏线路。新藏线从荒漠戈壁开始,途中要翻越新疆段最艰险的三座达坂,穿越五百里无人区,在海拔五千多米地区游走数日,是其他传统入藏线路无法比拟的,当然,路途的景色也是其他线路无法比拟的。因此,就选择难度最大的,这也符合我的性格,骨头找硬的啃。只要把最难的骨头啃掉了,相信骑川藏线、青藏线、滇藏线那只是时间问题。


  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在短短的一生里,鼓起勇气做想做的事,成为想成为的那个自己。5月6日,勇敢出发,去想去的远方。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2 收起 理由
草色遥看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藏线难度大、异常艰苦,因此,事前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首先是制定一个计划        我的假期时间有限,如果从新疆叶城新藏线起点骑到拉萨,一般需要三十天左右。如这次队友天津沈哥,5月6日从叶城出发,6月6日到达拉萨,用时32天,全程2600公里。他中途去了扎达古格王朝,来回用了两天时间,如果减去这两天,他正好用了30天时间。这还只是骑行时间,未包含我们各自从本地到叶城和拉萨回本地的路途时间。因此,我把骑行计划做到了神山圣湖附近的霍尔乡,打算骑到神山冈仁波齐转山,再从219国道骑到圣湖玛旁雍措边的霍尔乡,从霍尔乡搭车到西藏山南浪卡子,沿羊卓雍措骑到拉萨,全程骑行距离大约1500公里。骑行攻略借鉴了骑友广东华仔、当阳猪兄的前几年骑行的经历,并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了改进和延伸。实际骑行时,基本上是按攻略推进的,只是出发推迟了一天,在三十里营房和狮泉河各休整一天,没有转山,提前一天到达拉萨。具体攻略,就不在这叙述了,后面骑行篇会详细叙述。


  新藏线难就难在前面一千公里,按照计划,每天骑行少则60多公里,多则120多公里,甚至是130多公里。在高海拔骑行跟在低海拔骑行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低海拔骑行一天可以搞个两三百公里,高海拔重装骑行根本不可能,需要有一定的体能。下坡只要不遇到强逆风,不需要蹬踏,只需靠重力就可以前进。但新藏线有不少险路烂路,下坡还是要控制好速度,不然人摔伤了或车摔坏了,都得放弃骑行。


  在新藏线上,你需要克服的第一困难就是要翻过一座又一座的达坂,体能训练最重要的是练爬坡。比如塞力亚克(麻扎)达坂上坡57公里,骑上垭口一般要十至十二小时,骑车爬坡平均时速只有五六公里左右。有些骑友想,骑不动就推车嘛,实际上,在新藏线高海拔推车比骑车还累。我们一起从叶城出发的一对父子俩就是在爬麻扎达坂时推了四个小时车,最后被迫放弃。当然,在麻扎达坂最陡处和柯克阿特(黑卡)达坂最后六公里烂路,体能再好也只能推车。


  一开始骑车爬坡训练场选在四方山北坡,因为北坡部分路段塌方,所以不让机动车辆上山,就成了理想的自行车上下坡训练场。而且沿北坡骑上到山顶电视发射塔大约五公里,符合我自己制定的爬坡五公里左右休息一次的节奏。但后来好景不长,四方山北坡从去年开始封闭施工,自行车也不让上了,气象山也不让自行车上,十堰适合练爬坡的山越来越少了,再加上平时工作繁忙,2018年的体能训练基本上处于晒网状态。


  真正意义上的体能训练是从2019年春节开始的。正月初五,正值春节假期,当天下着零星小雪,气温零下二度,进行了一次寒冷天气状况下的适应性训练——骑行武当山机场。新藏线环境恶劣,就是在七八月份,在路上可能遇到的低温雨雪冰雹天气。低温雨雪天气训练,不仅可以感受适应气候,而且可以考虑携带什么装备防寒问题。


  进入三月以后,训练量逐步加大,除了每天上下班骑车外,周末训练也扩展到郧阳汉江二桥、柳陂新镇、气象山、大西沟、方滩乡等地。训练强度也从一次几十公里,逐步升到上百公里,但没有进行过连续三天上百公里的训练,造成从骑行第三天开始,屁股磨破起泡。


  四月以后,一些装备陆续配齐,就要开始负重训练了。在没有保障车的情况下,骑行新藏线,自己需要携带二三十公斤的物资,在人烟稀少、物资匮乏的新藏线,有些东西可能用不上,但一些必要的东西也得带上,有时这些东西可能会发挥关键甚至是救命作用。


  比如睡袋和防潮垫非常占空间,新藏线在无人区的甜水海没有客栈,能找到一间遮风挡雨的房子就很不错了,在那必须要用睡袋和防潮垫,这也是整个骑行中唯一一次使用。但也必须带着,否则在甜水海晚上会被冻傻。如果要住204道班和288道班,不仅要带睡袋和防潮垫,可能还要带帐篷、汽油炉和锅了,不能白天晚上都啃干粮,时间长了会顶不住的。


  黑冰B700睡袋被压缩状态,可以适应最低极限温度是零下八度。


  五月份的西藏还是比较寒冷的,特别是晚上,以及下雪后的白天,在装备上,除了要带睡袋和防潮垫外,还带了两双手套(一双皮手套,一双棉手套)、冬棉袜、护膝、魔术头巾、冲锋衣、厚抓绒运动上衣、抓绒内衣、速干内衣、雨衣、骑行服、毛衣、毛裤、短袖T恤、夏季防晒服,羽绒服内胆,还有照相机、自拍杆、自行车前灯,以及三万毫安的充电宝。一路上大部分地方是没有电的,在阿克美其特一晚上都没有电,其他路上的住宿旅馆也是晚上九点钟用柴油机发电,十二点钟停止发电,因此,大容量充电宝也很重要。后来上路后,才发现很多东西都是多余的,增加了负重,用沈哥的话说“你带的是自驾游的装备,不是骑行装备”,造成开始骑行时非常吃力。        五月份,西藏还未进入雨季,降水较少,即便是偶尔降水,也都是少量下雪,可以不用雨衣,冲锋衣既可以扺风雪,又可以防寒冷,这次发挥很大作用,一路上基本上都穿的冲锋衣。六月份以后,西藏进入雨季,最好还是把雨衣带上。冬季骑行运动服和骑行服只是第一天从叶城出发时穿过,后面就没再穿过了,这些东西在新藏线上骑行不实用,完全可以不用带。毛衣毛裤和羽绒服内胆更是一路上都没用过,这些东西既占空间,还增加负重,完全可以不用带。五月份的西藏主要是晚上冷,白天一般都是大晴天,太阳晒着也不冷,就是甜水海和松西那两天雪地骑行,一件冲锋衣和一套抓绒内衣也顶过来了。一路都用手机拍照,照相机也可以不用带。        过了无人区到多玛乡看到有邮政营业厅后,我就将一大包东西寄回去,总重10.8公斤,邮费97元。


  打气筒、简单的修车补胎工具、备用内胎肯定是要带的,一路上到阿里地区首府狮泉河都没有修自行车的地方,更买不到配件,小问题要自己解决,如果有大问题,就只能放弃骑行了。我的自行车在叶城装车时,前轮出了点问题,后轮在死人沟不明原因地断了根辐条,最后提心吊胆地骑到拉萨。


  自行车前灯也只是第一天一早从叶城出发时使用过,西藏一般晚上十点左右天才黑,如果不出意外,白天骑行时间还是比较充足的,自行车前灯使用几率还是很小的。


  除此之外,新藏线是一条沿着边境线修建的公路,每隔一百公里左右就有一个检查站,骑行还需要办理边境管理区通行证,检查站要检查通行证,没有是不让过的。今年四月,就有骑友因没办通行证,在库地检查站被拦,不得不返回叶城办证。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2 收起 理由
草色遥看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篇以问题为导向,重点介绍朋友们关注的几个问题。


  首先,朋友们最为关注的是高反问题,这其实也是我出行前最担心的问题,毕竟这条线大部分路段海拔都在四千米以上,五千米以上也有几百里,在这那怕是一个小感冒也可能是致命的,容易引发脑水肿或肺水肿。而且高反跟身体素质没多大关系,不是说身体素质好就不会高反。广东华仔的一个武警朋友去年骑新藏线就因感冒引发肺水肿,被迫放弃,住了很长时间的院。同事的一个朋友经常骑车,翻山越岭,体能了得,带着保障车,轻装骑新藏线,结果上达坂,喘不过气,感觉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一样。如果得了脑水肿,就更加危险了,毕竟从新疆叶城县到西藏日土县,中间没有县城,只有三十里营房有一家解放军医院,路上车辆又少,出现问题,送医不及时,可能有危及生命,所以骑新藏线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


  为了了解自己能否适应高原环境,2018年,我自驾318国道川藏南线去了一趟稻城亚丁,从亚丁的洛绒牛场徒步走到海拔4600米的牛奶海和海拔4700米的五色海,进行了一次高海拔适应性训练,结果还不错,无高原反应,增强了自信心。        同时,这次骑行,我准备了红景天、葡萄糖粉、治疗感冒和头痛的药,连救心丸都带上了。不过,除了在翻库地和麻扎达坂前喝了点红景天,用保温杯冲了点葡萄糖外,一大包药怎么带过去的,又怎么带回来了。一路上都没有高反,即便是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奇台达坂、死人沟、界山达坂、松西村、松西达坂,还在海拔5380米的红土达坂上大声呐喊了十几秒,都没有高反。但在库地和麻扎道班存在早晚吃不进饭的现象,造成那几天体能不足,骑车吃力,一直到三十里营房休整一天才得以恢复。        综合起来,新藏线高反问题,因人而异,大部分骑友前几天会有轻微高反,麻扎达坂和死人沟是最容易引发高反的地方。在翻麻扎达坂前要注意,不要感冒。如果感冒了,建议先在库地休整,待感冒完全好后,再翻达坂,否则有一定的危险性。


  第二关注的问题是沿途食宿问题。骑行新藏线,除了第一天可以在中途的柯克亚乡或普萨村吃到午饭外,后面的每天是没有午饭吃的,你不要想着像川藏线那样,坐在餐馆里,就可以等着老板把热饭热菜端上来。如果当天赶不到补给点,连晚饭和第二天早饭都没的吃,无人区第一天到甜水海更是没有早中晚三餐,所以,骑行新藏线的中餐大多以自己带的干粮为主。当年,广东华仔和当阳猪兄是前一天晚上带一份盖浇饭或蛋炒饭,但中途没有热饭的地方,只能吃凉的。我也想带几盒自热米饭,但是那东西又重又占空间,带不了几盒。天津老沈路途中主要以沙琪玛、能量棒、面包和奶酪为主,我根据他的经验,带了沙琪玛、士力架和压缩干粮,每天早上尽量在补给点吃饱早餐,中途只要一休息,就吃携带的干粮,既节省了吃饭时间,又能不断补充能量,效果不错。


  关于住的问题,骑行新藏线对住宿的要求不能太高,能有一间遮风挡雨的房子和一张床对于骑友来说就已经很满足了。除了第一天在阿克美其特没有旅馆,要住在村民家以外,其他补给点都有旅馆或者说有一间房、几张床可以入住的。上图就是我们第一天入住的塔吉克族村民家,睡的有点类似于榻榻米的房间,一般一家只接待三个骑友,睡一个房间,有被子和垫被。如果不是骑行,你自驾肯定不会住这个塔吉克族村落,也体会不到当地的生活了。第二天到达库地兵站,有不少餐馆和旅馆可选择,不用担心吃住问题。


  第三天就有些复杂了。如果体能不好或有高反,一般只能骑到废弃的204道班(如上图),那有几间房子可以搭帐篷,也可以直接打地铺,睡睡袋。但晚上和第二天早上只能啃干粮,如果带了汽油炉,可以煮点东西吃。204道班离垭口只有11公里,如果下午四点前到204道班,建议坚持翻过垭口下山,在天黑前赶到麻扎兵站。


         麻扎兵站有一家东北人开的东北人家饭店(上图),有晚餐和早餐,有商品卖,还有十几张床可以住(下图)。


  第四天如果从麻扎兵站到三十里营房,行程123公里有些长,如果翻不过黑卡达坂或者前一天住在204道班,可以住288道班(下图),这个道班虽然没人,但被称为219的喜来登——五星级营地,里面有很多空房间可以扎营,旁边有一个铁矿工地。


  我去参观时,有一个包工头已经收拾干净了两个房间,说是请了几个工人要入住。后面入住的骑友住这有伴了,说不定还能混顿热饭吃,但女骑友入住要小心。


  三十里营房和红柳滩有许多餐馆和宾馆,可供选择余地比较多,相比之下,三十里营房比红柳滩更具规模一些。出了红柳滩,进入无人区第一天住宿是件大事,无人区不适宜人长期居住,中途没有餐馆和旅店。


  在无人区第一天晚上,能找到一个遮风挡雪的房子住,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        无人区第一天从红柳滩出来一直到甜水海,原来一路上是没有人烟的,一般都要赶到甜水海,住k592老兵站或K597新兵站。在无人区搭帐篷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附近晚上有狼,据说前两年,有骑友在奇台达坂下的厕所搭帐篷,被狼吃了。现在用百度搜“奇台达坂”,就能跳出“奇台达坂  厕所  狼事件”等关键词。甜水海k592处有一废弃的老兵站,离公路较远,2017年以前,大部分骑友都住那里。去年在k593新增了一个工棚(如上图远处),离公路大概两三公里,里面有几张高低床,骑友可以入住。河南小任这次就住那,那天晚上下雪,据说房间漏风漏雪。但工人回来后,就不能住了,所以能不能住工棚完全看运气。K597新兵站在公路左侧上坡,离公路也比较远,一般不接待骑友,天津老沈天黑到那,借宿成功,在兵站大厅打地铺,条件不错又安全。        从红柳滩到奇台达坂是50公里的上坡,难度不亚于麻扎57公里上坡,后面骑友如果体能不足或在奇台达坂遇强逆风,奇台达坂下来没多远,有一条通往天文点的岔路(如下图),后面有一个边防站,据说可以借宿,那里比较安全,而且还可以向边防人员讨点热水。


  无人区第二天,到达死人沟,过了检查站,有一个小卖部外面有六张床(如上图),条件也很简陋,将就着住一晚吧。


  过了无人区,第一站是松西村,有几家小招待所,有几张床,床有点窄,想翻个身都不容易,熬一晚上,第二天到多玛乡就好了。实际上,多玛乡住宿条件感觉比后面的日土县还要好些,日土县住宿很贵。


  第三个问题是骑行时间和队友问题。新藏线最佳骑行时间是每年五至十月份,其中,六至八月是雨季,同时也是骑行旺季,五月、九月、十月,天气比较好,但骑这条线人也少。如果九月、十月去,对我来说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但那个时候休假是不可能的,原因大家懂的。所以我把时间选定在五月底至六月初,尽量避开新疆和西藏的雨季。


  大致时间确定后,就是寻找队友。实际上,有经验的骑友一个人也可以骑完219全程,我们在路上也碰到一两个单骑的。我们三人队在狮泉河解散后,天津老沈就是一个人又骑了二十天、一千五百多公里,从狮泉河骑到拉萨。        开始想在十堰本地寻找队友,但是发现,十堰本地骑西藏的比较少,骑新藏线的近乎没有,只好在57318群里寻找队友。最初找了几个时间相近的骑友,但通过交流发现,他们的骑行理念、思路、节奏与自己差异很大,有的年轻骑友连攻略都不研究,没有任何计划,按照“骑哪是哪”这种骑川藏线的思维去骑新藏线,真是不知者无畏。        最后碰到天津老沈,他的骑行理念、思路与我惊人的相似,最重要的是,他去年曾骑过新藏线到甜水海,有丰富的经验,他准备5月6日从叶城出发,也还没有队友。当时已经是三月份了,离出发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正所谓“队友易得,知己难求”,我计算了时间,5月6日出发可以将“五一”放假时间也利用上,这样可以增加骑行时间。而且五月份虽然比六七月冷些,但降水较少、风景也好。于是,我迅速调整准备时间,加快推进准备工作。由于准备时间仓促,所以准备工作也是在悄无声息地进行,除了家人,没有向其他人透露这次新藏之行。        这次骑行,老沈确实是我们这支队伍里的灵魂人物,对每天行程长度、难度了如指掌,我们都是按照他的计划推进的。


  最后一个问题是我和我的车是怎么过去的。肯定不是从十堰骑过去的,十堰到新疆叶城有四千多公里,骑过去至少要三十多天时间,我那点假期还不够骑一半的。正骑新藏线一般是从叶城零公里处开始骑行的,自行车是提前十天,拆车打包,通过物流寄到叶城,然后我们过去后到物流园提车。巧合的是,我和沈哥的车一起到的叶城,估计在乌鲁木齐转运时,就在一辆车上了。我们让物流把两辆车送到了白天鹅宾馆。从拉萨回来时,车是通过韵达快递寄回来的,比人晚到一个星期。


  前面的序言篇、准备篇、问题篇已经把这次骑行的一些基本情况说清楚了,后面就该正式出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丝路的明珠 微笑的喀什
  继续有条不紊、悄无声息地进行着准备工作,离出发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内心却忐忑不安起来。


  第一次骑行西藏,而且是骑最难的入藏线路,一个月的准备时间确实有些仓促,对自己的体能还没有底,不知道前行的路上会面临什么样的考验,也不知道能否顺利完成此次骑行,前路充满了许多未知数。


  为了腾出更多的时间骑行,我和老沈商定,5月4日在叶城会合,出发时间从5月6日提前至5月5日,这样我们在5月6日早上可以看到阿克美其特村每周一举行的升旗仪式。        老沈很早就预订了西安飞和田的机票,我则预订了5月2日十堰飞西安,再由西安转机飞喀什的机票,这样既可以节约时间,又可以提前过去适应环境。


  5月1日一大早,家人还在睡梦之中,悄悄背上行李,赶到单位值班。5月2日早上交完班,便匆匆赶往机场,乘坐九点多飞往西安的飞机,开启骑行天路的征程。


  一路上非常顺利,提前十分钟到达西安,在咸阳机场等了三个小时,中午两点又坐上飞往喀什的飞机,飞行近五个小时,提前二十分钟到达喀什。


        “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不到老城,不算到喀什”,出喀什飞机场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坐机场公交到喀什老城住下。


  喀什老城位于喀什市中心,老城历史悠久、文化丰厚、风情独特。


  “喀什”系“喀什噶尔”的简称,位于新疆西南缘,塔里木盆地西部,东临塔克拉玛干沙漠,南依喀喇昆仑山脉和西藏阿里地区,西靠帕米尔高原,是南疆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也是古丝绸之路上的商埠重镇,东西方交通的咽喉枢纽和东西方经济文化文明的重要交汇点。


  喀什古城原称疏勒,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喀什古城每天上午十点要举行一个简短的开城仪式,会有一些歌舞表演。仪式举行前,能歌善舞的新疆人民和游客就已经开始伴着欢快的音乐,跳起了民族舞蹈。


  现在的喀什古城已经被打造成了5A级景区,和国内的其他古城一样,古城里商业氛围已经非常浓厚了,吃喝玩乐购,一应俱全,连建设银行的ATM都有。


  自拍一张,说明我来过。再过几天,上了高原,脸被晒得又黑又肿,到那时候,就不敢出镜了。


  古城一角,远方是沙漠。


  古城里每户都有庭院,用于养花或置放盆景。盆景、鲜花与建筑物廊柱、木雕、挑檐上的各色花饰交相辉映,错落有致,幽静清新。有时在两条巷道的相接处,会遇到跨街架起的一间小楼,似成门廊,使小巷增添丁几分古朴与幽深。


  老城区街巷纵横交错,布局灵活多变,曲径通幽,民居大多为土木、砖木结构,不少传统民居已有上百年的历史,是中国唯一的以伊斯兰文化为特色的迷宫式城市街区。


  古城里大部分居民是维吾尔居民,所以商品都很有民族特色。


  尝尝正宗的切糕和糕点。


  水果超便宜,赶紧大吃特吃,补充维生素,新藏线上可没有这么多便宜的好东西了。缺乏维生素,嘴会溃疡的。


  干果的品种就更多了,可惜我后面还要骑行,所带东西的重量己经超标了,要不然肯定要买个几公斤回去。不过话说喀什有专门的干果批发市场,那的东西品种更多,价格更实惠。


  这的东西是按公斤卖的,你问的价钱也是公斤价,不是市斤价。


  网络支付方面,喀什好像大多商户支持微信支付,支付宝好像不流行。


  矗立在喀什人民广场的毛主席塑像,高24米,其中,底座高11.74米,毛主席立像高12.26米,寓意毛主席的生日。这是1969年由群众自发捐款、捐物、捐劳建造的一座全国最大的毛主席塑像。毛主席塑像的雄伟姿态,引来了无数群众来此瞻仰,来的最多的自然是维吾尔族人了,他们说:“北京离得那么远,能在这里看到毛主席塑像,心中也获得了一份安慰和补偿”。可见当时毛主席在维吾尔族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喀什古城的夜景也很漂亮,不过你得呆到晚上十点天黑以后。


  古城大门对面的美食广场,里面品种太多、五花八门,不知道吃啥了。


  吃美食时还可以看“印象喀什”歌舞表演。


  在新疆,羊肉串是必选项。


  喀什市解放北路的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中国最大、最著名的伊斯兰教清真寺,它以其悠久历史、雄伟建筑和民族特色闻名中外,在中亚地区与布哈拉、撒马尔罕等地的著名大清真寺齐名,已成为丝路明珠—喀什古城的地方象征。




          艾提尕尔清真寺旁的千年古街——吾斯塘博依。据说古街有许多很地道、很特色的东西,可惜没有太多时间去探寻。


  大家应该对“还珠格格”里的“香妃”记忆深刻吧,香妃墓已成为喀什的4A级景区,实际上,那应该叫阿帕克霍加麻扎,香妃墓只是阿帕克霍加麻扎其中的一个墓穴,但香妃知名度比她的先祖们大。


  香妃本名叫买木热·艾孜姆,自幼体有异香,被称为“伊帕尔罕”(香姑娘),被乾隆选为妃子,赐号“香妃”,后因不服京城水土病故,被运回乡,安葬于阿帕克霍加麻扎中。


  据传,香妃身上的香味就是这种沙枣树上沙枣花的香味。


  喀什虽然让人印象深刻,但这次是来骑行天路的,初心不能忘。喀什只是路过,叶城才是天路零公里的起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单车启征程 百里入昆仑
  5月6日,新藏线D1:     天路零公里(H1360)——努尔阿巴提(H2678)      全程100公里缓上坡,海拔上升1300米。      难度系数:★★☆


  正式开启骑行征程了,心情还是有点小激动,晚上没睡好,总在想事情。5月6日早上六点钟多,我们就起床,收拾东西。在宾馆啃了几个面包,就下楼到宾馆门口,整理自行车货架上的驮包和背包,发现我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七点多,从白天鹅宾馆出发,骑车三公里,到219国道零公里处照相。小胖子和广西小刘去找早餐去了,这里八多钟还没天亮,早餐店一般十点钟才开门营业。


  八点钟,正式从叶城零公里处开始新藏线骑行征程。叶城城区内,许多热情的维吾尔族女清洁工主动与我们打招呼。


  15公里左右,进入戈壁滩,这里距阿里有一千多公里。


  进入戈壁滩,没有遇到预报的东北风(顺风)也就算了,竟然还刮起了东南风(逆风),顶风前行。


  路遇像一堵城墙的景观,老沈拍的全景图。


  我和老沈两骑当先,后面的队友离我们比较远了。


  路遇军车车队,219国道是一条沿边境线修的国防公路,在后面的路上还会经常碰到军车车队。


  在逆风中骑了近30公里,与K43公里路碑合影后,风才消停下来。这逆风跟我们后面在康西瓦和无人区碰到丧心病狂的逆风比,真是小儿科。


  护膝和护肘是借用儿子的,寓意助我一臂之力。


  一眼望不到头的天路。


  一路骑,一路拍,中午13时,到达K62柯克亚乡,街上全是维族餐馆,随便在路边找了一家,一边吃羊肉烩面,一边等后面的队友。


  碰到一个会说汉语,到过湖北的维族阿达西,他帮我们当翻译与老板交流,聊得很开心,帮他买了单。


  吃了午饭,等了半天,后面的队友还没到,只好继续在前面开路。与66公里碑合个影,希望一路六六大顺。


  在k72普萨村补充饮水后,过了检查站,就开始28公里的连续上坡,而且坡度越来越陡,伴随着风沙,整得灰头土脸的。


  白天太阳大、风沙大,只有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手就没办法了,我只带了一双皮手套、一双棉手套,白天太热了,没戴手套,后面每天都戴手套,结果就第一天把手晒伤。十几天后,到狮泉河了,手还在褪皮,到现在快两个月了,手的颜色还没恢复正常。


  流沙一样的山体。


  拍出的特效照片。


  进入巍巍昆仑了。


  k93的南京矿业一般不接待骑友,但也有骑友投宿成功的。


  马上就要到达今天的目的地了,这里需要更正一下,以前骑友把这个村子叫阿克美其特村,来这之前,我用百度地图一直没有在219上找到阿克美其特村。


  下午六点,我们到达村委会,一看牌子,才知道这个村应该叫努尔阿巴提村,是一个塔吉克族村落。海拔2678米,比今天早上出发的叶城1360米的海拔翻了个倍。村委会门前安装有防冲撞设施,这在新疆很常见。


  我们到的时候,一个来自乌鲁木齐的剧团正在村委会对面的戏台为村民们表演节目。2017年之前,骑友们都是在这个戏台上扎营的,又冷又不安全。从2018年开始,扶贫葛书记开始安排村民接待骑友,60块钱一个人,包住宿和早晚两顿饭,既方便了骑友,也为村民增加了收入。


  村里的房子都是国家援建的,西藏也有很多国家援建的村子,非常整齐漂亮,家家都悬挂着五星红旗。


  据说,每周一上午,村里的男女老少都要穿戴盛装,在村广场上举行升旗仪式。我们原来定于5月5日从叶城出发,5月6日星期一早上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升旗仪式,结果因自行车问题推迟了一天。


  骑行新藏线第一天一般住在这里,因为过去就是爬阿卡孜达坂,天黑前翻过去难度很大。要入住该村,得先在村委会登记,然后由村里统一分配至村民家,每户最多接待三个骑友。我在登记时,看了一下前面骑友的登记情况,骑行这条线的人还是很少的,只有几天有零星的几个人。5月3日至5日,没有骑友,也就是说,我们前方三天路程没有骑友。我们后面有几个骑友是5月5日从喀什出发的,应该比我们晚两天时间。        我们住的这家户主叫木沙江·努热孜,是村里的协管人员,已在2018脱贫,这是他家信息公示栏上贴的脱贫光荣证。


  老沈放下行李就跑到村委会对面的小卖部去买东西,碰到一个会说普通话的塔吉克族美女老师,她曾在上海读过大学。


  后面的队友,除了小胖子,都陆续到达,我们六个人被分到两家住。这里用电是个大问题,我们从到达到第二天早上离开,一直都没来电。晚上,我们摸黑吃老沈在小卖部买的西瓜。


  据后面到的队友说,小胖子至少落后二十公里以上,我们分析他天黑前很难赶到与我们会合。天快黑前,小胖子让我们分享位置,我们以为他快到了。结果左等右等,天黑了也不见小胖子到,手机和微信也联系不上。我们怕他错过了地方,再往后就上达坂了,而且他早上出发时,还将帐篷和睡袋交河南小任帮忙托运。晚上爬达坂是非常危险的,而且他肯定爬不过达坂,山上晚上很冷,他没有帐篷和睡袋,会冻死在山上。我们找到村委会干部,连夜开车上达坂去寻找,也没找到,担心了一晚上。


  我们住的塔吉克风格的房间,睡在类似于榻榻米的地上,有被子和垫子,三个人睡一个屋,感觉很温暖。晚饭吃得有点像蒸面的面条。        第一天骑行感觉强度不大,明天要翻新藏线第一座达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库地达坂险 犹似鬼门关
  5月7日,新藏线D2:        努尔阿巴提村(H2678)——库地达坂(H3150)——库地兵站(H2950)        全程60公里,前段急上坡、急下坡,后段缓上坡,海拔上升近300米。        难度系数:★★★


  今天要翻越新藏线第一座达坂——库地达坂,全程只有60公里,相对轻松,再加上昨天晚上找小胖子,睡得较晚,所以我们八点钟才起床。感受了一晚塔吉克族人民的生活,给了主人家孩子两个士力架,并与主人家三人合影留念。


  主人家早餐做的类似于面片的东西,那东西不顶饿,而且不知是昨天晚上休息得太晚,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胃口不是太好,没吃几口。



  出发没多久,发现东西忘拿了,赶紧又返回去取,耽误了一些时间。


  新藏线上有许多这样的滑移沉降观测段,一般都是烂路,黑卡达坂最后六公里更可以称之为烂中之王。


  山上行驶的大货车从山下看就像是蚂蚁一样,一会我们也要上那去。


  爬了一半,就已经饿得发慌了,赶紧补充能量。


  回望山下骑过的路,蜿蜒曲折。


  看到111公里路桩,就知道离垭口已经不远了。


  前面有三个队友,后面还有两个队友,我在中间。


  中午12点左右,终于爬上垭口。


  新藏线第一个达坂,还没晒黑,自拍一张。


  库地达坂,又名阿卡孜达板,维吾尔语意思是“连猴子都爬不上去的雪山”,海拔3150米,是新藏线第一座冰雪达坂,因地势险要而得名。山上山下气压反差较大,容易引起耳膜鼓胀。


  垭口另一边是另一番景象,可以看到远处的巍巍昆仑雪山,大气磅礴,后面的日子,雪山将一直伴随在我们左右。


  下山的路看得很险峻,换上冲锋衣,戴上头盔,开始冲坡。路面坑坑洼洼,路的一边是悬崖,没有护栏,不敢冲快,不然失控冲出路基,后果不堪设想,真有种鬼门关的感觉。在这,沿着山体一侧下山比较安全。


  山下是哈拉斯坦河和阿卡孜道班。


  下了达坂,沿着哈拉斯坦河逆流而上。


  “铁脚走昆仑,双手护银线”,路遇解放军的通信站。


  河谷里还有些绿色植物,明天过后,一直到西藏可就很难看到绿植了。


  下午五点多,到达库地乡。虽然称之为乡,其实并不大,也就三百米左右,一眼可以望到头,有一个兵站和几家餐馆旅社。


  库地附近的山上已经有雪了。在库地收到了小胖子的消息,他昨天赶不到努尔阿巴提村,直接搭车到两百公里外的三十里营房等我们。


  连续两天高强度骑行,膝盖已经出现不适,用老沈的“神油”擦擦。老沈专门强调,这不是离我们很近的阿三的“印度神油”,是离我们很远的“香港神油”。我们现在距离印度边境很近了。


  昨天没有休息好,今天要早点休息,明天将迎来新藏线上最大考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麻扎达坂尖 陡升四千九
  5月8日,新藏线D3:        库地兵站(H2950)——赛力亚克(麻扎)达坂(H4969)——麻扎兵站(H3850)        全程80公里,57公里长上坡、23公里急下坡,海拔最高上升2000米。        难度系数:★★★★★


  今天要翻越海拔4969米的麻扎(赛力亚克)达坂,是新藏线最长的达坂,上坡57公里,相当于从四方山北坡爬四方山12次,也是骑行新藏线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天,所以难度系数是五星级,最高难度。


  麻扎在维吾尔语里是坟墓的意思,听名字就比较恐怖,整个一个白天都要在这个叫坟墓的达坂上绕来绕去,晚上就更恐怖了。


  早上也是很早就起床,在旅馆点了一份盖浇饭,买了几瓶水。胃口不好,吃不下去,但今天一天没有吃饭的地方,一直要挨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到麻扎兵站,所以,不想吃也要强迫自己吃,不然今天就骑不动。        队友们吃完饭先出发了,我慢慢再吃点,最后一个出发。八点多过库地检查站,继续沿着哈拉斯坦河逆流而上,追赶队友,很快超过几个队友。        在k166处停下来等队友,这是那对湖北大冶的父子俩,后来再次超过他们以后,就再也没看到他们。到麻扎兵站才知道,父亲推了四个小时车,在k194崩溃了,两人搭车返回叶城了。新藏线就是这么残酷,早上还有六个人的队伍,晚上就只剩一半了。


  遇到一个徒步的大神,他跟我们住在同一个旅馆,留着长头发,很有文艺范,背着几十斤的行李,走得挺快。在库地,他最先过检查站,我最后过检查站,追到k165才追上他,估计他到晚上最多能走到204扎营。跟这些徒步走天下的大神比,我们骑车的还真有些汗颜。


  麻扎达坂骑行艰难,海拔上升到四千多米,很客易发生高反,所以一开始不敢骑得太猛,把握节奏,慢慢适应,以时间换空间。


  路在山里绕来绕去,每次希望爬过这个坡,转过那个弯,会有一段平路或看到垭口,可以喘口气。结果转过弯,又是下一个爬坡弯道,爬得人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最后索性不看前面的路了,越看心理越崩溃,就是埋头蹬车,连相都不想照了。蹬车蹬得几次差点睡着了,以前从来就不相信骑车还能骑睡着的,现在终于信了。


  对于麻扎达坂骑行,事前还是做了一些预案,如果发生高反,就在废弃的204道班过夜。老沈去年走过这条线,他说只要晚上八点前上垭口,就可以在天黑前赶到麻扎兵站,尽量不住204道班,那里海拔高,无人烟,晚上也没车,周围还有狼,如果出现意外,只能听天由命。


  这一天,水消耗量很大,幸亏路上碰到好心司机,主动停车问我们水够不够,并给了两瓶矿泉水,甚是感激。


  离雪山越来越近了,山上的河都是冰河。


  传说中著名的204道班,是一个废弃的无人道班,很多一天翻不过达坂或高反的骑友会在这住一晚上。它实际上在206公里处,离垭口217只有11公里的距离,我们只能路过,继续赶路。


  上垭口的路依然那么曲折,垭口的云层增多,越来越厚。


  终于爬上达坂,海拔4969米,刷新了我站上的最高海拔记录。


  从垭口回看上山的路。垭口风很大很冷,赶紧照几张相。


  用在垭口拍摄的全景视频制作的抖音。


  照完相,戴上头盔,冲坡下山,来到219国道的219公里桩。


  下山的路不仅烂,而且有很多发卡弯。


  一路上坑坑洼洼的,人和车都快颠散架了。


  路烂不说,还刮起了逆风,几次差点被吹停在下坡路上。


  天黑前,终于到达麻扎兵站。


  这里只有一家东北人家板房可以入住。手机只有2G信号,白天没有电,商店老板每天晚上十点天黑后,用柴油发电机发电,到十二点关机。叫老板做了一份炒饭,但还是吃不下,只吃了几口,就让老板先收起来。


  在这种地方,能吃上热饭,有被窝睡,已经很满足了。山上204道班,没吃没喝,还要搭帐篷、钻睡袋、听狼叫。天津老沈和河南小任也先后到达,广西小刘到天黑也没下山,估计是住在山上204道班了。早上出发6人,现在只剩下3人了。


  半夜醒来,出去看了一下,麻扎的夜空很美丽,星星和银河清晰可见,可惜手机拍不出效果。当地人叮嘱,附近有狼,让我们晚上不要乱跑。


  从麻扎兵站有一条岔路,可以到乔戈里峰,“乔戈里”是“高大雄伟”的意思,又被称为K2峰,海拔8611米,“K”是指喀喇昆仑山,是喀喇昆仑山脉的主峰,是世界第二高峰,海拔仅次于珠穆朗玛峰,但其攀登难度远远高于珠穆朗玛,是国际登山界公认的八千米以上攀登难度最大的山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黑卡达坂旋 九十九道弯
  5月9日,新藏线D4:        麻扎兵站(H3850)——黑卡(柯克阿特)达坂(H4909)——三十里营房(H3700)        全程123公里,上坡80公里,下坡43公里,海拔最高上升1000米。        难度系数:★★★★


  今天要从麻扎兵站骑到123公里外的三十里营房,距离比昨天多了一半,要翻过一个4900米的达坂,特别是快到达坂垭口有六公里烂路,推车概率很高,也是狂虐的一天,因此早上七点多就起床了。


  叫醒还在熟睡的东北人家老板,起来下面条,我将昨天晚上没吃完的三分之二的蛋炒饭给热了一下。但还是没胃口,硬撑着吃几口,今天出去有50多公里的缓上坡、20公里急上坡,一天全要靠这一顿饭,不然根本没有力气骑车。


  队友们吃完,先出发了,我能吃多少,再吃多少。所以,一上午就我一个人在寂静的河谷中行进,只有单车、风和影子时刻陪伴着我。路上很难见到人,甚至一个小时都见不到一辆车。


  k272是个无人废弃道班,环境不是很好,不如16公里外的k288道班,骑友一般不住这里。


  河谷中难得见到一些低矮的植物。


  河谷两边深处是连绵不断的雪山。


  在k285有一个边防站,停下来喝水,两名护边员走过来,与我交谈起来,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是哪个民族的,只听懂他们说“吃饭了吗?”“要开水吗?”。


  这里人迹罕至,估计护边员也很寂寞无聊。一名护边员指了指我的自行车,意思是想试骑。结果,由于我的车后面装得物资太重,他控制不好,出现翘头现象。


  鸡与鸭语一番后,告别护边员,继续赶路,来到传说中的五星级喜来登219分店——288道班。


  这里虽然是被废弃的道班,里面脏乱差,但对于喜欢走哪住哪的骑友和背包客来说是顶级宿营地。老沈去年曾在这住了一晚上,半夜听到狼叫。


  里面有很多房间,有不少骑友的“墨宝”。在参观的时候,旁边铁矿公司的一个包工头跟我说,他们收拾干净了几间房,很快有不少工人要入住了。后面在这投宿的骑友不会感到孤独了,有工人陪,说不定还能混顿热饭吃。


  没带帐篷,还要继续追赶队友,也没有住这的计划。但千里骑行至此,看到墙上那么多留言,不免脱俗,也在墙上留下我的墨宝。以后,哪位朋友经过此地,别忘了去参观一下,就在进去右手最后一间房。


  219喜来登分店外景。


  喜来登对面的雪山和雪山脚下的自行车。


  从K292开始爬黑卡达坂,坡度变陡。


  在K295已经可以看到车在山上行驶扬起的灰尘,两个小时后,我就在上面了。


  继续骑行8公里,k303是黑卡达坂最后6公里烂路的开始之处,这一段是冻土融沉试验观测路段,经常发生山体滑坡和塌方,成为219国道唯一未能铺沥青的路面。


  对于骑友来说,在这段路,晴天只能跟着货车后面吃灰,要是碰到雨雪天气,自行车陷在泥里,推都推不动。


  知道我早上没吃好,中午没吃饭,黑卡准备了灰尘大餐,管饱的那种。


  地上的尘土有自行车轮胎那么厚。


  黑卡的最后六公里可以称得上219国道的烂路之王。


  山上修路,两边大小车辆都被拦住了,只有自行车可以通过,享受了一把特权,也免受两边来车扬尘吃土之苦。


  快到垭口了,回望走过的路,山下的大货车就像一只只小蚂蚁一样。


  k309到达柯克阿特(黑卡子)达坂垭口,虽然有太阳,但是风很大很冷,赶紧穿上冲锋衣。队友给我照了张相,一看吓了一跳,脸已经肿成这样了。


  照几张相后,赶紧戴上头盔下山,因为今天还有近一半的路程。在一处冰河桥上看到喀什叶城县与和田皮山县的界碑,我们进入和田地区。43公里的下坡冲得很爽,可以一直冲到赛图拉哨所,中途都不想停车了。       碰到一个检查站,检查完边防证后,边防人员跟在我旁边,叫我骑慢一点。我开始不知道是咋回事,忽然看到路边有两条狗正向我扑来,边防人员扔石头驱赶。我赶紧向前冲,不料,前方又有两条狗向路上包抄过来,赶紧下车捡石头,在边防人员帮助下顺利通过。后面的河南小任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的后驮包被狗咬住,留下了牙印,后面路上见到狗就紧张。


  新藏线每天上午一般都是艳阳高照、风轻云淡,一到下午就开始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今天也不例外。和昨天下达坂一样,又碰上乱刮一气的风,把我的遮阳帽都吹掉了,我还不知道,只好在三十里营房买了一个迷彩遮阳帽。        离目的地三十里营房十多公里的地方,有一处赛图拉哨所遗址。这里原本是丝绸之路的南方的交通线,可由此前往印度。1877年,左宗棠收复南疆后,派出一百多清军敢死队员骑着骆驼、马匹,带着粮草,历尽千辛万苦,跋涉一月,艰难来到如今的赛图拉,并迅速与当地群众联手,拉土运石,建立了军事哨卡。从此, 这里成了当时政府最高海拔驻兵点,承担着西部边关八百多公里的喀喇昆仑山的守防任务。


  民国时期,这里哨兵一年换防一次。1946年以后,国民党忙于内战,无暇顾及,就将他们遗忘了。哨所取暖用的是牛粪火,只有一个煤油灯,没有电,吃的最好的只能是玉米面糊糊,有时连这也吃不上。天冷时,哨所官兵都紧紧挤在一起,互相用身体取暖,天天盼着来个人说话,但天天看到的是雪山。一些驻守在这里的士兵因病得不到及时救治而长眠于此地,被埋葬在哨所附近,与他们生前坚守的哨所融为一体,真是青山处处埋忠骨!


  1950年,解放军进驻赛图拉哨所,发现这里竟然还驻守着一个班的国军士兵。4年没见到人的国军士兵看到解放军第一句话就是:“等了这么久,怎么才来换防啊”。看到解放军的军装又说“怎么换装了,也不给我们换一套啊”。看着一身破烂的国军,解放军战士也流下了眼泪。


  无论是清军,国军士兵,还是解放军,他们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驻守着我国西部边陲,都是我们中华的好儿女,不然这块地方现在还不知道被谁占据着。


  从赛图拉哨所继续前行,上坡10公里到达赛图拉镇,是一个军事重镇,也是八百公里喀喇昆仑最繁华的乡镇。进入镇子前,军事元素开始多起来,山体上有许多巨大文字口号。


  落日余晖下的赛图拉。“赛图拉”为维吾尔语,意为“殉教者”,其名源于在赛图拉哨所附近一座山顶平台的一座古墓,古墓埋葬着一位宗教人士,他以生命殉道, 故有此名。


  看一下黑卡达坂上的景象。


  最后,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看这三天翻过的三个达坂。


  这几天被三个达坂虐狠了,所以我们决定在三十里营房休整一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7-9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强帖!
比我第一次看从骑行叶城到拉萨路段更刺激,更强的经历.
两者有所不同,您是骑山地自行车,更辛苦.
他是一人单骑摩托车从茂名一山西大同一宁夏一青海一甘肃一乌鲁木齐一北疆喀纳斯一跨越天山一叶城一带随途骑自行车的骑友到拉萨一芒康一昆明一茂名.途中最危险的是跨越天山下雪摔了几次车,麻扎至狮泉河,差点死在冈仁波齐峰转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64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7-9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牛人!!!

等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刊例|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秦楚论坛

GMT+8, 2019-7-18 21: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