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9-8110110 开启辅助访问

秦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2027|回复: 13
收起左侧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11 )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9-28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程占功 著


除夕,深夜。
雪花悄无声息地下着,陕北保安县芦子沟一片银色世界。刘家宅院依山而开的几孔窑洞,有两孔窑洞的灯还亮着。
右边窑洞里。同桂荣坐在铺着毛毡的长方形土炕上,做针线活儿。她面前小方桌上立一盏灯光亮亮的菜油灯。灯下,躺在小棉被中的小女孩眨着眼睛瞧燃着的灯蕊,间或“噗”地一声爆个灯花,小姑娘便“咯,咯”地咧着嘴笑。旁边放一个案板,案板上摆着一排排包好的饺子。
门开了。刘王氏走进来:“桂荣,这么晚了,你还不下饺子吃?”说罢,把门关上。
“吃了点别的饭。”同桂荣放下针线活,“团圆饺子等志丹回来一块儿吃。”
“大年三十都半夜了,志丹今年回不来了。”刘王氏有些埋怨,“晚饭时让你上我屋里吃饺子,你不去;苦等志丹,那可没准啊!”
“我知道,今晚无论多晚,他都会回来。”同桂荣指着小女孩喜形于色,“小娃娃这两天一个劲儿笑,她出世两三个月了,从来没这么高兴过。你看,这么晚了,她也不睡,不是等着她大(爸爸)回来吗?!”说罢,她跳下炕,对婆婆说,“妈,你要是不睡,就陪我坐一会儿。”
刘王氏坐到炕上,叹口气:“我何尝不想志丹,可是我这个儿子心里装的尽是什么‘革命’,‘革命’,真不明白,他扑到那上头,到底为个啥?”
“为让人人都过上好日子。”刘志丹推门进来,他穿的老羊皮袄上,散乱的头发上,都积了一层厚厚的雪。
“景桂。”刘王氏眼一热,差点落下泪来。
“志丹。”同桂荣激动地走上前,“快把皮袄脱下来,把这换上。”说罢,拿起准备好的一件新棉袄递给丈夫。
“这么晚了,你们还没睡?”刘志丹望着母亲和妻子。旋即,把头发上的积雪抖掉,脱下皮袄,换上了新棉袄。
“我们都在等你回来。”同桂荣指着案板上的饺子,高兴地说,“等着吃团圆饺子呢!”
“孩子也没睡?”刘志丹一眼瞧见了床上睁大眼睛望着他的小女孩。
“她在等着见大呢!”同桂荣冲女儿笑笑,“你看她,一点睡意也没有。”
刘志丹伸出双手抱起小女孩,亲昵地看看她那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直直的鼻梁,含笑的嘴唇,吻着说,“好娃娃,长得真像大!”
同桂荣瞧着丈夫:“你猜,男娃还是女娃?”
“那还用猜!”刘志丹笑道,“男孩像妈,女娃像大嘛!”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同桂荣有些嗔怪。
“是啊!”刘王氏埋怨儿子,“你不知道,桂荣是怎么等你的!”
“渭华起义失败后,我总想再组织起一支为老百姓撑腰的红军队伍,建立一块革命根据地。”刘志丹把脸颊贴在女儿的脸蛋上,接着说,“可是,革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同桂荣倒了一碗米酒端到炕上,又拿出一盒哈德门牌香烟放到丈夫面前:“先喝点米酒暖暖身子,再抽你喜欢抽的纸烟。我去给咱们煮团圆饺子。”
“来,把小孙女给我。”刘王氏对儿子说,“你路上走累了!”
“妈,我不累。”刘志丹对母亲笑笑,说,“我真喜欢我这宝贝女娃。”说着,一手抱着女儿,一手端起碗“咕嘟嘟”把米酒喝了下去。旋即,点燃一支香烟吸起来。
片刻后,同桂荣端上煮好的团圆饺子,和丈夫、婆婆一起吃。
刘志丹抱着女儿与母亲、妻子一边吃饺子,一边交谈。
“妈,我大睡了?”刘志丹望着母亲,问。
“你大也是天天想你。可他等不见你回来。就说你今年不会回家过年了。”刘王氏用筷子从盘里夹起几个饺子,放到儿子碗中,接着又道,“他这会儿睡着了。你要想跟他拉话,我去把他叫起来。”
“不要打扰他了,明天我再跟他拉话。”刘志丹望着怀中小丫头漂亮的脸蛋,“我已给我这宝贝女儿取好了名字,叫力真——刘力真!”
“刘力真!”同桂荣、刘王氏异口同声叫道。
“对,力量的力,真理的真。”刘志丹沉思道,“我们要发展革命的力量,追求革命的真理。因此,就叫我的女儿力真!”
近半个世纪后,人民代表联名推选年近半百的刘力真作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时,由于工作人员打字疏忽,把刘志丹将军亲自为女儿取名刘力真的‘真’字打成了‘贞’字,并以此沿用下去。为了行文统一,本书主人公的名字,前后都称刘力贞。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9-29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楼主在一个主题帖里更新每个章节,便于保存以及读者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秀峰 发表于 2019-9-29 08:43
建议楼主在一个主题帖里更新每个章节,便于保存以及读者欣赏

谢谢版主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12 )

      程占功 著


刘志丹将军给女儿取了名,没住几天就走了。他奔波于陕甘宁三省边界地区,发展和壮大革命力量。有时候,他也带一些同志回家商谈工作,每当这时,同桂荣就为他们站岗放哨。他不在家时,常常有同志来,谢子长等就来往于他家,同桂荣都尽可能把他们招待好,掩护好,接送好。

刘志丹在外奔波闹革命,同桂荣在家操持家务,碾米、推磨、做饭,一天到晚,没有闲的时候。

同桂荣亲昵地叫她贞娃,她会走路后,同桂荣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有时候,天不亮,同桂荣起来推磨,她就说,“妈妈,我给你端灯。”


不久,刘志丹将军带着红军不断消灭国民党反动军队,革命越闹越红火,老百姓很高兴,可敌人却对他恨之入骨。他们对付不了志丹,就向他的家庭进行疯狂报复。一九三四年春上的一天,国民党的一个团朝他家赶来,在距芦子沟只有几里地的时候,敌人向一个放羊老汉问去刘家的路,放羊老汉故意给他们指了一条岔道,然后抄近路赶到刘家报了信。刘志丹家里人闻讯后来不及带什么东西,只草草拿了点干粮,到距家不远的一座山崖上的窨子(崖洞)里躲藏。气急败坏的国民党反动军队找不到人,就放火烧了刘家,把锅碗瓢盆全砸了,还毫无人性地挖刘家祖坟。同桂荣一家人躲到窨子里,生活十分艰难。有一天傍晚,同桂荣和婆婆打水,在山泉边被敌人发现了。敌人不认识她们,逼着她们带路寻找刘家人藏身的地方。她和婆婆心里都很紧张。但是同桂荣也从刘志丹身上学到了不少智慧。这会儿,她想首先不能慌乱,必须见机行事。过了一会儿,同桂荣给婆婆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她不要说话,只管跟她走。婆婆会意,就放慢脚步,让她走在前头。同桂荣对当地的山路很熟悉,就把敌人带向一个满是草丛树木的陡坡。在过一条险窄的小路时,她拽了拽婆婆的衣服,旋即一纵身滚下陡坡,婆婆也跟着滚了下来。陡坡下边是一条深沟,她和婆婆都被树挡住,才没坠下沟里。此时,天已擦黑,敌人不敢下去,就胡乱开了一阵枪离去。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0-4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13 )

程占功 著

从那以后,同桂荣觉得全家人躲到一起,一旦目标暴露,就都完了,应分散行动。于是同桂荣带着刘力贞躲到另一条叫大渠沟的山洞里。当时,刘力贞只有四岁,但她知道有人要和她家作对,意识到她们的处境很危险,因此,十分听话。同桂荣带她从窨子向大渠沟转移时,由于行路很急,她被乱石绊倒,小胳膊碰在一块尖石上,划破一大块皮,疼得她泪花儿在眼眶里直打转转,但她眨着眼看看妈妈,一声都没哭。她们在大渠沟山洞里躲了八九天,就靠吃野菜喝露水维持生命。后来,当地群众偶然发现了她们,就主动给她们送饭,并设法向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作了报告。习仲勋同志很快派人把她们接到了苏维埃政府所在地陇东南梁(今甘肃华池县)。同桂荣见到习仲勋同志,很感激他。习仲勋说,老刘带兵打仗,创造革命根据地顾不上管家,但我们不能不管。他热情地接待了同桂荣母女俩。不久,刘志丹回到南梁,同桂荣向他诉了不少苦。刘志丹说,比咱们更苦的人还多着哩!他要同桂荣到红军后勤部工作。他见了女儿,抱起她一个劲儿地亲吻,刘力贞搂着他的脖子流下了热泪。刘志丹抚摸着女儿的头,说:贞娃,你妈说你很听话,那么多天受了那么多苦,都没哭一声,现在就哭吧!可是这句话却把刘力贞给逗乐了。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0-5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14 )


程占功 著


同桂荣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她在红军后勤部做军旗,为红军官兵做衣服,缝被子,看护伤病员。天冷了,她给刘志丹做了件新棉袄,可是等打完一仗回来,志丹身上的棉袄不见了。她问他,他说,一个战士没穿棉衣,我送给他了。她看着穿着单薄的志丹,真心疼,就把自己身上的棉袄脱下来改制一下让他穿上。为了这件事,战士们都拿刘志丹开玩笑,说,老刘穿着老婆的衣服!刘志丹带兵打仗,经常转战各地,但他心里总放不下女儿,一再嘱咐同桂荣看好她。因为南梁很少有红军家属,更没有小孩,刘力贞只能一人玩,有时还跑到野狼出没的荒蒿地捉知了。一次,刘志丹回来知道后,担心地对同桂荣说,以后不准贞娃一人去荒蒿地,如果遇到狼,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次,刘志丹回到家里,给刘力贞带了一只小鸽子,刘力贞喜欢得不得了。


刘志丹专门做了一个小鸽笼,又找了个给鸽子喂食饮水的小盒,还把一些小麦、高粱碾成粉末装在小布袋里。然后他手把手地教刘力贞给鸽子喂食、饮水,养护鸽子。刘力贞仔细地学,认真地照着做。小鸽子被喂养得胖乎乎的,羽毛也丰满了许多。刘力贞一边喂养它,一边跟它玩,一天到晚乐呵呵。可是,有一天,她坐在家门口,把鸽子抱在怀中无聊的拔它的羽毛,正在这时,刘志丹回来了。他赶上去不由分说,打了女儿一巴掌。并且愤愤地叫道:这女子咋这么毒?同桂荣问明事由后,说,孩子不懂事,以后不要让她玩就是了。刘志丹叹口气,把刘力贞抱起来,语重心长地说:人应该学善,善良的人是好人;不能做残忍的事。这件事,刘力贞记了一辈子。她对本书作者说,“我父亲只打过我一次,但我觉得他是疼我。他让我懂得了善良明理是做人的基本品质。”


后来,刘志丹让红军战士把那只鸽子训练成了一只信鸽。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0-6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15 )


             程占功 著


    由于刘力贞经常随部队在马背上转移,慢慢地她也学会了骑马。并且,她骑马时一点都不害怕。有一次,她骑刘志丹的坐骑那匹大白马,骑着,骑着,突然马受了惊,风一般地撒开蹄子飞跑起来。红军官兵都瞪大眼睛,生怕她被摔下来。可是她不慌不忙紧紧地抱住鞍子任马狂奔,就像是骑兵驯练战马一样。马跑出去很远,终于被刘将军的口令声喝住停下,可是刘力贞却没事儿一样,骑在马上冲着大伙儿笑。刘志丹赶上去,把她抱下来,高兴地说,大的好女儿,像个小战士!红军指战员围了一圈,纷纷喊着说,贞娃是花木兰,贞娃是女将军!大家抢着抱她。刘力贞说“叔叔,我也要上前线打敌人!”红军指战员高兴地热烈鼓掌。在红二十六军中,就刘力贞这样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与红军指战员生活在一起,没有人不认识她,人人都爱她,大家都把她当成心肝宝贝。
  刘志丹将军任陕北军委书记和西北军委主席、红二十六军和红二十七军总指挥。1935年初,他率领红军和游击队与围剿革命根据地的蒋介石国民党重兵作战几十次,在不长的时间里,先后解放了安定、延长、延川、安塞、靖边、保安六座县城,消灭了大批敌人的有生力量,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和物资,补充了自己的队伍,把陕甘、陕北两个革命根据地联在了一起,革命势力发展到陕甘两省三十多个县的广大农村,建立了一大批人民政权,红军和游击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0-7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16 )


                      程占功 著


 但是,左倾冒险主义的执行者却大搞所谓“肃反”。这年秋天,红二十五军到达陕北,与红二十六、二十七军合编为红十五军团。在刘志丹和徐海东指挥下,红十五军团在延安以南的劳山打了一个大胜仗,全歼敌人一个师。本来,反“围剿”的斗争在胜利进行,可是推行左倾路线的人竟然在这紧要关头搞起了所谓“肃反”。他们采取欺骗手段逮捕刘志丹,慌称要在前线的刘志丹到瓦窑堡开会。刘志丹去瓦窑堡的途中碰上了从瓦窑堡来的通信员。通信员认识刘志丹,说有一封给红十五军团的急件,并把急件交给了志丹。刘志丹打开看,原来急件是保卫局密令逮捕他和他的战友的名单。刘志丹对这种用阴谋手段加害自己同志的手段十分气愤。但他为了保存这块革命根据地,不使红军自相残杀,不给敌人造成可乘之机,便把信交还通信员,让他送到军团部,自己径直赶到瓦窑堡。他本来想向那些人申明大义,让他们珍惜革命队伍内部的团结,一致对外,但那些人根本不听。他一到,就给他戴上了手铐脚镣,关进监狱。刘志丹在狱中被严刑拷打,受尽折磨。被管制在劳改队的同桂荣带着刘力贞,十分痛心,盼着刘志丹重归自由。
   可是,那些人不断杀害被关的人,并把埋刘志丹的坑都挖好了。就在这危急关头,中央红军来到了陕北。毛泽东主席知道刘志丹被关押的消息后,立即下令“刀下留人!”党中央总书记张闻天亲自到狱中为刘志丹打开手铐脚镣。毛主席接见刘志丹,对他说,我知道你是个很好的同志,你受委屈了。随后,党中央任命刘志丹为中央所在地瓦窑堡警备司令、北路军总指挥、红二十八军军长。中央红军到陕北不久,已进入严冬,天气很冷。刘志丹想方设法让大家穿上棉衣、棉鞋,只要有一个战士穿不上,他就不穿。毛主席也没穿棉鞋。志丹要夫人马上给毛主席做一双棉鞋。他说,毛主席是南方人,不比我们北方人耐寒,要她快点做好。同桂荣便按毛主席的脚剪了鞋样,找来黑布裁好,用了两个晚上做成棉鞋,交给贺子珍同志,请她给毛主席穿上。毛主席穿上棉鞋很高兴,见了同桂荣,连说谢谢。
  不久,毛主席决定东征抗日。刘志丹指挥红二十八军,东渡黄河。志丹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回家对同桂荣说,我们明天早上走,你带贞娃来送送我。可是,第二天早上,刘志丹的战友扬森师长赶来向同桂荣和刘力贞道别,她们送走扬森师长,赶去送刘志丹时,他已率领部队出发了。刘力贞听说她大已经走了,急得哭了起来。
  刘志丹过去出征前,从未让妻子女儿为他送行,就这一次,还是专门赶回家说的。同桂荣母女送他时未能见上,谁知竟永远失去了再见他的机会。刘志丹所以要她们这次为他送行,是他已充分地估计到了东征战斗任务的艰巨,他已做好了为抗日、为中国革命事业牺牲的准备。刘志丹指挥红二十八军,到山西后,连打胜仗。一九三六年四月十四日,红二十八军攻打山西中阳县三交镇,刘志丹察看前沿地形时,不幸中弹光荣牺牲。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倡导下,事变得到了和平解决,从此全民族的抗日统一战线开始形成。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由保安迁往延安。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4 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17 )


                         程占功 著

                             
 同桂荣带着刘力贞随中共中央机关也迁到了延安。
  她们被安排在延安南关一座山脚下有一大一小两孔土窑洞的小院里居住。
  左边的大窑洞是同桂荣和刘力贞的卧室兼厨房。
  窑洞里有个长方形的大土炕,炕上铺着羊毛毡,毡上挨墙根叠放两套被褥。炕头是锅灶,灶台上一前一后安着两口铁锅。灶台旁边立一个陈旧的碗柜,碗柜里有几层柜架,分别放着碗、筷、勺、盆、碟以及盛油盐的瓶瓶罐罐。
  窑掌前放一个米柜,柜上立一个玻璃镜框,镜框里镶嵌着刘志丹将军微笑的遗像。
  一身素装的同桂荣用抹布轻轻擦拭镜框上的玻璃。
  右边小窑洞里,一根木柱上拴一匹瘦马,穿着朴素,梳着两条小辫的刘力贞用两只小手给马槽加草。
  刘力贞喂过马,从马厩出来,她仰起头望望天空,旋即从衣袋掏出一个毽子踢起来,一边踢,一边数“一、二、三、四、五……”
  同桂荣从家里搬出一个小桌、两个小凳,拿出草纸铅笔,叫道:“贞娃,来跟妈妈学认字!”
  刘力贞拾起毽子,跑到同桂荣跟前,问:“许多字你也不认识,怎么能教我呢?”
  “妈妈在边区妇联上班时,抽空就学文化,妈妈学会多少,就给你教多少。”同桂荣在草纸上,用铅笔写下“宝塔山”三字,“这三个字你认得吗?”
  “最后那个字我认得。”刘力贞眨眨眼,“山,大山的山。”说罢,把毽子甩到脚上又踢起来。
  “那前边两个字,你不想认识?”同桂荣看着女儿,问。
  刘力贞拾起毽子,睁大眼睛,认真地看着那两个字:“哎,这前面两个字怎么念呢?”
  “宝塔。”同桂荣指着那两个字念罢,又道,“三个字连起来,就念‘宝塔山’。”
  刘力贞坐在小凳上,照着这三个字,拿起铅笔一笔一划,慢慢写在草纸上,然后,连着念道:“宝塔山,宝塔山……”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18 )


                                       程占功 著



一轮红日悬挂在延安城上空,清澈的蓝天上浮着朵朵白云。
  城东的宝塔山上绿草茵茵,野花烂漫。
  九级宝塔蔚然壮观。
  宝塔底端,梳着齐颈剪发,身着蓝衫黑裤的同桂荣带着扎两条小辫,身穿白衫灰裤的刘力贞和另外一个小姑娘杨芳在一起漫步。杨芳,留着短发,穿着与刘力贞一样。她是一位老干部的女儿,从关中来延安上学,被安排住在同桂荣家里。杨芳比刘力贞大两岁,两个小姑娘不仅一块儿吃住,而且是延安保育小学的同班同学。
  过了一会儿,两个小姑娘围住了同桂荣。
  “妈妈,咱们游过了宝塔,你带我们上山摘山丹丹花吧!”刘力贞指着宝塔后面的山坳,说。
“刘妈妈,你带我们去采蘑菇。”杨芳拉起同桂荣的手,“我从小没有了母亲,来到你家,你又上班,又照顾我,吃苦受累,就像妈妈一样爱护我,可我却帮不上你的忙,今天就采一点蘑菇吧!”
“你和贞娃都是我的好女儿。”同桂荣亲昵地看着两个小丫头,“只要你们好好学习,能有出息,妈妈吃点苦,受点累,算得了什么!”稍顿,接着说,“好吧,今天是礼拜天,妈妈听你们的,你们不怕累,咱们就到后山上去。不过,摘几朵山丹丹花可以;采蘑菇,你们看妈妈采,因为野蘑菇有的有毒,你们不认识。”
“好,我们听妈妈的!”两个小姑娘异口同声地叫道。
同桂荣便带着她们朝后山上登。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刊例|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秦楚论坛

GMT+8, 2019-11-23 09: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