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9-8110110 开启辅助访问

秦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931|回复: 1
收起左侧

再见白浪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15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见白浪
白浪是丹江河的浪,白浪是丹江河沿岸的鄂豫陕三省交界的三个毗连的镇。再见白浪的时候,离初见已经20多年了,离倾心白浪也有30多年。那是贾平凹的散文《白浪街》及“丹江有船三日过五县,白浪无波一石踏三省”的数字巧对让我对白浪心向往之。初见白浪是1993年冬天,看到菜市场芫荽价高,而我的白浪同学说河对岸的荆紫关有大片的芫荽,自己大专毕业在十堰流浪,身无长物,便学着贩菜,以为这是最简单的生意。一到白浪,人来人往,热闹红火,一到荆紫关更是领略到同学亲戚的热情好客,一只手夹六个小酒杯的喝法让人永生难忘。虽然生意亏钱,但与白浪一见倾心,便无法放下,即使我是你的匆匆过客,但在我心里你依然永远。爱一个地方就像一场恋爱,有的人只需一眼便可情定终生,有些人竭尽平生也换不来你的微笑。而你的关切与温柔是你雕刻我心的那把凿,越温暖越深刻。白浪,喜欢她的人,得到的是一湾脉脉温情;弃离她的人,留下的是一地的坦然。去与留,来与走,白浪就在山与原的交界处,不问风雨,不管西东。
今年,精准扶贫我包保了湖北白浪镇叶庄村三户贫困户,便有了与白浪有了深入接触的机缘。从例行公事的驻村入户,到一提起白浪就会产生去看一眼的愿望与冲动。是因为,白浪正娉娉婷婷款款而来,在心里渐渐丰满。
理想里的白浪,是浪花飞溅,涛声震天,浪遏飞舟,一切与河流、浪花有关联的词,都在此堆砌,总有一种挺拔的形象在脑海里萦绕。在贾平凹的笔下,白浪是丹江河的冲积的平川,一眼望不到边的良田美池,欢快流淌的丹江河,积累了财富,成就了鄂豫陕三省白浪的富庶。滔滔江面上,放排人粗狂豁达,横冲直撞,生活的简单直白,再远一点,水路是主要交通方式的古时候,汉江、丹江作为西北至东南的交通大通道,作为丹江河由从崇山峻岭的激流到平静舒缓河流的交接点白浪,得天独厚,舟来车往,码头、仓库,旅馆、会馆,庙宇、戏台,热闹得一塌糊涂,富裕得一塌糊涂。可眼前,丹江河只剩下没脚的小溪流,裸露的河床上遍地乱石滩,白浪滔天的影像了无影踪。上游的水库水坝截断了丹江河,也截断了白浪的梦想,荆紫关电站引水渠分流了河水,也分流了希望,留下干枯河床上满眼的卵石在风中凌乱。大片的田地远非初见时的满眼葱绿,许多荒草自在摇曳。当初同学告诉我当年为争河道流向影响耕地问题,河南荆紫关与湖北白浪闹到中央,甚至文弱的湖北白浪人要用山顶上的人工降雨炮抵挡荆关人的彪悍。那年头多一锄头地就多一口粮,生存面前,亲情也退居二线,本是连襟亲戚也能打的头破血流。而今,富裕了,没了生存的压力,也就没有了纷争,只有发展才是弥合族群伤口的灵丹妙药。站在丹江白浪河段,畅想在白浪里畅游,放排,搁浅,拉纤,如果在不需要我的时候仍然能够在不经意中把你想起,除了爱情便是亲情。希望白浪会记得,有一个寻找白浪涛声的人曾经走过,留下片刻的凝望和遐想。相比之下,白浪欢畅的日子,排工的远行,离人的思念,码头的期盼,虽然生活鲜香,更多的离合悲欢随着日子尽情的铺陈。如今在被遗弃的繁华面前坦然的思索,更显轻松与随性,如此,便好。
    河南的白浪,叫荆紫关。在荆紫关的月亮湾,有一个两山对峙的关口,这个隘口,就是荆紫关之“关”的来历。关西,是三千里秦岭,关东,是开阔的丹江盆地,是广袤的中原。咆哮的丹江从秦岭冲出来,遇到豁然开朗的丹江川,水势缓下来,财富也沉淀下来。至今日,即使水路交通尽管已经没落半个多世纪,但是5华里的明清一条衔,700余间明清建筑错落有致,古香古色;沿丹江河而建的吊脚楼更具江南情调;规模宏大的山陕会馆、平浪宫等古建筑群向人们展示着昔日的辉煌;陕山会馆、禹王宫、江西馆、平浪宫等典型建筑和刘家大院等富商住宅;古码头、古关门、古朴的吊角楼与其他古建筑群虽然古旧残破,却错落有致、相映生辉。


叩开陈旧的木门,有方正的院落,银发老者正精心捯饬盆景奇石,关注的神情,背后收藏了多少故事。幽长的甬道的尽头是古旧的阁楼,那安静的空无一人的戏台,却分明有一折折的戏文还在隐约上演,翻唱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梦想和希望。
同样是黄昏,今天时间与昨天的,与过去的任何一天都不一样,故事亦不一样。经历了繁华和衰败,生死和别离,青春和老去之后,便可以将鲜活的岁月,演绎得简单和平静,一如老街斑驳的墙壁,斜靠在矮墙边上的老人,寂寞地依偎着温暖的斜阳,平静的看街道上匆匆行人来了去了,去了又来。干涩的目光里什么都没有,又什么都有。到这个时节才会明白,失去的终究会失去,文化也罢,古迹也罢,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必定衰落。丹江河的干涸,航运的衰落,注定了桨声灯影的消失,注定了老街码头化的没落,只留下平浪宫、禹王宫在风雨中顾影自怜。即使你费尽心思包装挖掘,亦不过是晚霞回照。悬挂在平浪宫檐角的铃铛,就是漂浮着的思念。浪早已远去,铃声还会清脆的弹响,喧哗的如浪涌般的思念呢,是否还会在干涸的河道上唱响?这个时候,在镇东的荆关大桥上,远看两岸的人来车往袅袅炊烟,遥想脚下丹江江上的船来楫往,桨声灯影,渔舟唱晚,只剩下几个钓友在荊关桥下的水潭边悠闲垂钓的身影,便多了一种生命的悲悯。干枯的丹江河,消失的桨声灯影,只留下平浪宫、禹王宫在风雨中顾影自怜。丹江航运的消弭,注定了老街码头文化的没落,即使你费尽心思包装挖掘,亦不过是晚霞回照。文化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必定衰落。这个时代,缺少了太多的对失落故事的关爱,所以,正是你不经意的一抹微笑,就让人感到是对你终身的亏欠,终于知道,风景的别致,在于生命的最清浅的地方,才会明白有来路,有归程,有忘却,有牵挂。
一座荆紫关大桥,一座丹江大桥,就如此密切地把三个省的白浪连在一起。过丹江大桥,西行百十米,一条三岔路口,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走岔。单位的一个同事驻村扶贫之余傍晚散步,回程居然越走越远,到了陕西白浪的地界,仔细问了才知道离湖北白浪已经很远了,但他看到了一脚踏三省的长街短亭,秀着踩踏三省土地的自得,也看到了河南的精明,陕西的淳朴,湖北的精致,丰富多彩的感觉像万花筒一般巧妙的融在不到百十米的小街道上。也许,人生一定会遇到许许多多的岔路口,每一次选择都只会有唯一的结果,也许会回头,但已不能重复。当时看似错误的选择,却会有美丽的结局,或者风景。
贾平凹对鄂豫陕三省白浪人做了画像,河南人强悍狡慧,陕西人的勤劳保守,湖北人的和气机灵,很准确,不得不服大作家的犀利独到。但我却愿意用三个女人来形容三省的白浪,只是因为女人也许更能走进你的心里。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却是一台和谐的大戏,虽然曾经刀棒相见、相爱相杀,却又水乳交融、不离不弃。
河南白浪,就像家里的大嫂,娘家家底厚,嫁妆丰,又是老大的地位,顶门立户,自然声强气壮,连白浪的名字都觉得矫情,直接叫着荆紫关!一家叫银莲酒店的餐馆,不在主街道上,位置虽偏了点,依然霸气的招揽来陕西、湖北的客人,还常常满员。陕西白浪,像身强体健的二嫂,舍得出力,里里外外一把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自然被大家待见。

相比之下,湖北白浪,就是家里清新秀丽的小嫂子,不与大嫂争输赢,不与二嫂抢风头。湖北白浪街,坐落庙沟河畔,河水清澈,浪花泛银,故由此得名。半山腰上,一座繁盛了几百年的程家大院,院子里一股欢快的泉水轻快的涌拥,把白浪的故事演绎了千年万年,养育了湖北白浪的隽永和清丽,甘甜的泉水,可以煮清风,邀明月,也可以挑水淘米、洗菜洗衣,烘焙平常的人间烟火。水质绝佳,做出的美食自然花样翻新、清爽可口。在青山秀水里绝妙风景处,一座座别院环境清爽干净。有客人,一定十盘八碗,冷热汤一应俱全。最清苦的日子也能淡泊从容,却也落得自在潇洒,将简单清淡的日子操持得行云流水别样风情。程家大地主留下的庄园如今成了湖北白浪政府的招待所,标准的四合院建筑,坐北朝南,藏风聚气,风水极佳,曾经出了不少富商,至今还在吸引着好奇者的目光,以能够在庄园古老的正房、厢房住上一夜为荣耀,便可以沾点福气,能量倍增,会有更好的前程。的确,借了三省交界的灵气,至今从白浪镇成长起来的干部、致富的成功人士的故事常常被津津乐道。
在湖北白浪叶庄村扶贫,我联系包保的三户贫困户都易地搬迁住在白浪街上,家境不一样,家庭结构也不相同,但每一个家庭里,干净整洁,即使老旧的沙发,也一定有一条干净的还留着太阳余温的沙发巾罩着,或者客厅墙上“家和万事兴”的十字绣品装饰,简单明净,却处处都有主人的别致用心。男人在建筑工地工地做工,孩子到电子厂上班,女人也不会闲着,从镇上袜子厂领了半成品回家缝头、翻袜、分拣、包装,赚些零用钱补贴家用。湖北白浪人贤惠善良、温柔可人,又落落大方、自立自强,关键时刻又能够力定乾坤、运筹帷幄,让人不得不心动情动,不经意中白浪的清丽跃入脑海。在繁忙的缝隙里,如果有时间来看你,是你的际缘,也是我的荣幸。就把心底最纯净的一块地交给你,盛放白浪的简单与纯粹。假若面临深渊,推了我一把的人,唯一的希望是你;拉我一把的,也希望只有你。
白浪就这样,喜欢她,你可以常来,感受她的清风明月山高水长,不喜欢她的,你就把她拉黑,而她依然在丹江河边乐此不疲的编织一帘清梦,是细浪微澜里的满船星河。
    我明白,白浪再猛,也无法掀翻丹江河,河道再干枯,心中的白浪依然浪遏飞舟,眼前白浪依然难说再见。
2019年9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00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11-19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排版也要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刊例|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秦楚论坛

GMT+8, 2019-12-6 11: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