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15|回复: 0 打印
收起左侧

逃出来的工作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3-26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逃出来的工作
贾斯炜
张君母亲患有严重的类风湿病,他在读高中母亲就瘫患在床了,父亲本来身体也不算好,还有一亩二分地要种着供自己和一个妹妹读书。
眼下兄妹俩都继续读书是没有可能性的事情,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张君放弃了高考,回家照顾母亲和帮父亲做点必要的事情了,也好让妹妹继续读书。
妹妹果真没有辜负父亲和哥哥的期望,顺利地考上了理想的大学,然而虽说通过贷款顺利的交着学费,但毕竟日常生活是无法通过贷款取得,所以妹妹虽然边读书边打工,日子过得还是很苦的。眼看妹妹已经要上大四了,面临着找工作,总不能让她这么寒酸呀!
张君觉得亏欠妹妹的太多了,一直在想怎么让妹妹在大四觉得过得好一些。
然而,腊月底母亲又去世了,有妹妹寒假在家陪伴着父亲,在亲邻的帮忙下,安葬了母亲后,张君想每年年关城市里面都有很多条件好的家庭要更换些物品,就想到进城去捡两个月的破烂。
大城市车站也好,单位门洞也好,只要有被子哪里都能睡觉,说不定还能给妹妹捡一套儿像样的衣服回来,于是就向邻居借了一百块钱,背上一床烂被子踏上了进城的班车。
经过三趟转车,终于来到了这个城市,这一已经不早了,一下车,首先是要观察一下晚上哪些地方可以睡觉,就背着被子漫无目的的走着。不远处就见到了一个垃圾筒就翻在看了起来,还好刚刚遇到第二个垃圾筒就翻出来了一袋子蒸饺和三瓶矿泉水。这吃的有了,喝的有了,就寻找着进入小区,可能会捡到些好东西。
这张君的运气还真算是不错,跑了个把小时,天也快黑了,一抬头就觉得前面是个大型住宅小区,走到大门口刚好值班室内没有人,他就径直进去了。
上得百十步台阶,一眼看去,里面真是一个大型花园似的小区,他想:这里住的肯定都是有钱的人,就在不远处的一个凉亭里面坐了下来,等到晚上了看看能不能翻翻这里的垃圾筒。
坐下来就着矿泉水上吃起了蒸饺。一天的舟车劳顿,吃着吃着靠在被子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束强光照来:“那儿好像有个人。”张君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一帮人蜂拥而上:“哪儿的人,封城了,封城了,快点儿起来……”就这样他被赶出了这个小区。
来到马路上见到处灯火辉煌,但就是死一般的寂寞,偶尔听到警车的鸣叫声,给人一阴森森的感觉。
张君觉得势头不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不知道怎么应对时,见马路对面山下面一个大门造型,上书“山景公园”,遂快速穿过马路,发现果真从这里可以上山。既然叫公园,上面肯定有亭子,管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上去了再说,于是猫着身子进了大门,顺着台阶向上爬去。
爬了十几分钟的时候,果然就出现了个亭子,因为紧张而又急切地爬山,体力消耗太过,见到这亭子后浑身一点儿劲儿也没有。不管咋搞,先坐下来歇歇再说。刚才的睡意再也没有重来了。
张君满脑子空白地靠着被子,坐在亭子里面的长条凳上发呆,突然手机短信提示,好像是临死之时接到了救命信号似的,立即将手机藏在怀里偷看:“为防止新冠状病毒蔓延,从今天六时起,全市封城,所有人员自行居家隔离,严禁出门。封闭所有道路,停止所有车辆通行。关停所有门店、商超。所有出入路口全天候把守。违者……”
查了查眼前的这些蒸饺,就算一天早晚各吃一个,一瓶水喝一天,最多也只能维持三四天呀!
正想着,电话响了,生怕声音传了出去被人发现了,立即接听,原来是妹妹打过来的:“哥哥你在哪儿,到处都封城了……”
这个时候就是死,也不能叫家人担心,张君道:“我昨天下午来了就在一个小区顶替了一个回家过年的保安,你们放心吧!……”
从此手机时时都会收到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短信提示,时时都能听到救护车的鸣叫声和疫情宣传车的警告声。张君毕竟是上过高中的读书人,也就慢慢地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看四天过去了,手机也早已没有电了,总不能这样等死吧!
正月初二这天晚上,张君吃下了最后的一个蒸饺,喝下了最后的一口矿泉水后,决定到山顶上看看山那边是什么情况。
来到山顶一观察,隐约觉得那边有一大片三边环山的凹地,借着微弱的月光,断定凹地里面应当有房屋。管他咋搞,下去看看再说。
一个小时后,张君来到了在山上看到的这个地方,果真是一个宏大的别墅,遂泅到大门处,观察了起来。借着月光一看,两扇大门中间贴着一张加了公章的白纸。周围及里面没有丝毫动静。凑上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封条,上书:“亲爱的居民:您好!因疫情工作,我社区到您家中入户,但无人开门,经多方确认,家中无人。因为防疫需要,如您归来,千万不要擅自开封。请主动与警方和社区联系……”
这地方明显偏离繁华市区。管他怎样,活命要紧,先进去搞点吃的再说。
到底是山里长大的娃子,虽然冻饿了这么多天,两米多高的大门一纵身就翻过去了,落地的同时,院子四周灯全亮了,把个偌大的别墅照得灯火通明,这张君一时吓得瘫坐在地。
不一会儿,灯又同时又都自动灭了。
一不做二不休,这张君壮着胆子叫道:“家里有人吗?”这一叫灯又亮了,不叫了又灭了,原来全是声控灯呀!
便大胆地向里面的大门走去。把大门推了两下,觉得纹丝不动,便到院子里面转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个两寸长细铁丝,来到大门前几下子就将门锁打开了。
进去了没的争着开灯,先是到各个窗台前观察一番后才大胆地打开了客厅的灯,将手机充上了电后,来到厨房,就着水龙头喝足后,在柜子里面找出了一把面条,接了半锅水,打开气阀,下了半把面条,放了两勺子盐。
煮面条的过程中,手机也充了一会儿电打得开了,张君来到客厅打起了电话,那头立即接通了:“哥哥!……”说着就哭了起来。
张君安慰道:“没事儿,我安全的很,只是疫情的需要,这里保密,没有特殊情况不得接打电话。对了,妈的后面几个忌期我不一定回去得了,你帮我给妈烧点儿纸。等疫情过了,我替代的人来了,我可能就马上回去了……”
张君一口气吃下了半锅面条,满足地打着饱隔到卫生间用自己的笔帽洗漱后,将自己的被子摊在客厅的地上睡了起来。这吃饱了,喝足了,一躺就酣然入梦了。就这样在人家别墅里面一晃就是四天过去了。
总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一直呆在人家这里吧!
这天晚上张君说天也睡不着了,索性坐了起来,正着急时手机短信提示:“现在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在家里就是安全的,千万不能出门……”
张君并不熟悉这个电话号码呀!遂回短信过去:“您是?”
“防疫指挥中心工作人员。再次提示您不得出门儿。”
张君虽然觉得这短信不是那么踏实,但还是最起码没有恶意,遂电话打了过去,却语音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很明确是人家挂掉的,接着信息又来:“防疫专用电话,请勿拨打!”
管他这短信是谁发的,想想现在也是寸步难行的,只有呆到这里算了。
按下来,隔三差五的都有这个电话安全防疫的短信提示,就这样张君在这个别墅里一呆就是两个月了。
这天晚上这个手机短信再次提示张君:“明天八时全城所有路口解除卡守,有条件恢复通行……”
第二天晚上,又接到这个电话短信提示:“市民可以做好防护,自由活动……”
第三天晚上这个电话短信再次提示过来:“全市范围内可以有条件复工……”
然而,这张君好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似的,一如既往地住着。
半个月后的一天上午十点多钟,别墅院子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张君知道是主人回来了,立即出来跪在门口。
一对四十岁左右的夫妻带着一儿一女两个孩子进来了,男的道:“起来吧!谢谢你给我们照看了两个多月的家。今天中午我们全家陪你吃饭,给你敬个杯酒,……”
中午夫妻二人将他让在了上席,席间,张君怯生生地问道:“我撬门入室,一住就是两个多月,你们不仅不报警,还这样以德报怨于我,都是为什么?”
男人道:“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待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冒着非法进入他人住宅的危险等到我们回来?”
“首先是要给你们交待一下,以后好还你们的生活费、住宿费……”
“我是弘毅公司的董事长,”指着妻子道:“她是公司行政主管,我们决定录用你负责公司的采购工作……
“至于为什么这样决定原因是:你孝顺、仁义,为了妹妹能够读书,你却放弃学业,回家照顾母亲,帮助父亲。
“你磊落,明知道在我家被发现后,后果不堪设想,但你还是不走,等到解封后要给我们一个交待。
“你不贪,家里那么多好吃好喝的,你一天两顿清水面条;拿着那么多舒服的沙发、床不睡,睡自己的破被子;家里这么多值钱的东西,解封后你随便拿一件走就够你生活一辈子,但是你……
“你智慧,你仅用一根细铁丝就那么容易地打开了我们的锁,还很快确认了我家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而外面看不到里面……”
“这些你们都是怎么知道的?”
这男的笑着拿起手机拨打了起来,随之张君手机响起,“我叫曾弘毅,这个就是我的号码。”
张君一看,原来就是给他发短信的那个手机号码,曾弘毅道:“在地球的任何一个有网络的地方,我家二十四小时不留死角的被监控着,并且只要你在这里用了手机,号码都会被捕捉到,如果看了证件,号码同样也会被清楚地记录下来的……
“你与家里面那么多通话我已经知道了个所以然,再通过得到的信息,对你进一步了解就非常容易了……
“如果你愿意,今天中午吃完饭,我们送你回家交待一下,明天正式到我们公司报道。
“还有你妹妹下半年就大四了,可以找工作了,如果她愿意,也可以和我们一起过来……”
二0二0年三月二十六日凌晨于
阳光花园
电话:8684998、13872801780。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市府路1号万象国际城2单元603室。
十堰律师      法学教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