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20|回复: 0
收起左侧

王妈有病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0-15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妈有病
(贾斯炜:心理咨询师、法学教授、作家)
写下今天的这篇文字,是要让大家知道,老年人的心理更是错综复杂,异常细腻的,他们往往羞于出口又往往被人误解。
因为疫情管控,今天的回访是网络进行的,王妈的儿子,我的同学王朝国告诉我老妈每顿都能吃大碗的半碗饭了。
除非医生邀请,我是坚决不到医院出诊的,这次破例的原因是出诊对象是我高中同学王朝国的母亲。不仅如此,我们两口子从郧县同时调到十堰后,上无片瓦遮身体,下无寸土立足迹,生活异常困难,想吃顿肉,想喝点酒,只有到朝国家,王爹、王妈总是拿出家里最好的,不管什么肉总是满盘子满碗的,老黄酒总是最清的。
后来我们在十堰站稳脚跟后,因为朝国懂日语、懂技术被日本在福建的企业挖走了,小家庭一家三口到福建去了,朝国的弟弟王朝清毕业后分配到东风公司襄樊基地,并且在襄樊成了家。
自古郧襄不分家,本想好好回馈一下老两口,他们又随王朝清迁移到了襄阳。
以前因为要照顾孩子,去年孩子上了大学了本想到襄阳看看二老,又因疫情不能随便出门,就这样转眼二十多年没有见到两老了。
2022年10月6日晚九点多,我市外出诊刚刚回来,老婆给我做饭,我先躺下休息一会儿,突然电话响起,一看是王朝国的,我第一句就是:“朝国子好!”
出乎预料的是那边顿了一下:“不好。”
我心里一惊:“怎么了朝国子?”
“妈不行了,已经不吃东西了。”
进一步了解的情况是王妈吃啥儿吐啥儿,因为二老是郧阳人,可能是想最终回归郧阳的缘故,所以要求孩子们将他们从襄阳转到郧阳治疗。
但两个地方的医生都说王妈没有病,就是吃不进东西。所以朝国想到了心理学,因为二老最相信的除了自己的孩子之外就是我们两口子了,我又是心理咨询师,所以朝国只好“汇报”于我。
不论怎么说,不管心理学方法是否起作用,基于责任,基于对两老人特别的感情,我必须立即出诊。简单地给老婆说了一下,不再做饭了,拿走包就走人了。
出了门才想到郧十公交已经停了,正在想怎么办时,遇到一邻居锻炼身体,我立即上前问:“喝酒没有?”
“没有。”
因为老邻居,我也就不客气了:“立即送我到郧阳。”
“怎么了?”
“上车再给您细说。”
因为邻居家有两个读书的孩子,我在郧阳又不缺少梄身之处,到了医院后就让邻居先返回十堰了。
因为事出突然,在跟朝国电话过程中了解并不透彻,进了医院病房方知王妈住院后,王爹也病倒了。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中医很大部分都是现代心理学的基础和原理,虽说自己只是心理咨询师,但毕竟是中医世家,所以心理咨询过程中首先总是会从中医的角度进行“内心考评”,对王妈当然也没有例外。
诊断结束后,觉得王妈就是中医上说的“气血两亏”。这么大年纪的,医生和孩子们都说她没有病,所以她坚信自己是癌症。当然王爹也是这样想的。
在场照顾王妈的是王朝清的媳妇儿,通过简单会谈,得知一个信息:夏天王妈的小舌头,也就是解剖学上的“悬雍垂”倒了,非常难受,就医后久久不会好转,发展到吃不下东西而入院。
院方系统检查后告知王妈没有病,孩子们也高兴的不得了:“老妈没有病。”
不料确诊之后王妈反而吃什么吐什么,进一步确信自己已经是癌症晚期了。不用说,王爹、王妈十几岁结婚,吃糠咽菜,六十多个春秋生死与共,养育四个子女,王爹是想陪伴王妈到最后才自己也得了病的,所以二老就一起转到了郧阳医治,并要求至少住进同一个病房。
鉴于此,我就没有考虑王爹的情况,直接对王妈说:“您这是严重的气血两亏。”
“怎么得上的?”
“因为小舌头倒了吃东西困难,所以您怀疑自己得了食道癌,这样一怀疑就更吃不进去了。”
王妈问:“那好得了不?”
“当然好得了。年纪大了,经不起磕绊,长期摄入不足导致的营养不良,所以就气血两亏了。您好好想想您小时候吃的什么东西最好吃,让孩子们帮您搞,按照您的想法搞,开始少吃点儿,慢慢增加,只要坚持吃就不会再吐了,只要不吐了,吃的东西吸收了,营养跟上了就会好的……”
原则上医生不可能完全用心理学治疗,他们更多的是实证,只对证实的结果负责,没有办法,更没有精力对深层次的心理问题进行追究。
基于此,在对王妈心理诊断结束后,我给王朝国交待,一定得给所有兄弟姐妹、媳妇、女婿统一口径:老妈是食量不足,导致的气血两亏,千万不能说老妈没有病。因为不能吃东西本身就是病,非要说老妈没有病,岂不是老妈矫情?这样的说法对一个孝敬自己双亲,将他们风风光光养老送终,又养育四个,个个都成材的孩子的老人从情感上来说是不可能接受的。
七日一大早,弟媳妇严格按照老妈说的“工艺”冲了一个鸡蛋的咸鸡蛋花儿,老妈喝了半碗,半晚上弟媳妇又按照老妈的工艺做了半碗青菜面糊儿,老妈喝了个干干净净。
八日老妈恢复到一日三餐,从此再没有吃了吐的情况发生。
十二号院方考评二老均可正常出院。因为完全恢复体力尚待时日,王妈回家后日食五餐。
本来计划二老出院后,我夫妻二人将第一时间上门为二老做“心理调理”,但因为疫情封控,没有办法出门。
回访中,用王爹的话说,王妈手脚这几天都是热乎乎的……   
二0二二年十月十五日(十堰临时管控第六天)于阳光花园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心理健康管理工作室
电话:0719-8684998、13872801780。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市府路1号万象国际城2单元603室
楚郧健康管理首席心理师简介:贾斯炜,湖北省作协会员,心理咨询师,法学教授,《周易》研究、应用者;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董事长、楚郧心理健康管理工作室首席心理师。
1970年生于鄂西北大山深处一个小山村,1993年开始从事法律服务,善于从法理上对法律事件进行根源性分析,透过表象抓住问题的本质,寻找解决问题的突破口,从而得出正确的处理方法。
研究心理学30余年,擅长从心理、法理、伦理、中医的专业理论出发,分析心理问题导致的夫妻感情、家庭矛盾、法律问题,从而解开心结,挽救了无数在阴影中挣扎的个体和家庭,特别是迷途少年和濒危的婚姻。
擅长对求学(工作)发展方向、中止、改变等问题进行深层次分析、指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